无障碍说明

洞察者 |“消失”的大众汽车

洞察者 |“消失”的大众汽车

因为iPad和泡面,法兰克福转机入关时,随行人的包被翻个底儿朝天。一行十人小跑到海关盖章,只见一位帅哥嚼着口香糖询问行程单丢失的老夫妇,两组人轮番上去用流利的英文解释,还是无用,二人在旁紧张等待。

两位海关神情淡定,排队的人们早已焦虑不安,一次一次的改航班,大家都不想滞留在此地。这样的开场,确实不太“工业4.0”,严谨还是固执?人们用各自的方式吐槽并等待着。

改变,似乎是这片土地最难的一件事情。

Christine 和她的同事

辗转法兰克福、柏林,第三日,我们准时到达大众汽车总部。来到12万人口的狼堡,大地一片绿,路人戴着厚厚的帽子围巾,这里有11万人在大众汽车工厂里工作。

第一次见到Christine是在工厂门口,金黄色头发,没戴帽子,一句“你好”瞬间变成自己人。她是大众汽车公关部职员,主要负责数字化相关传播,由于像极了美剧《尼基塔》里的女二号艾里克丝,我们叫她“second beautiful girl”,她喜欢吃中国菜还会说中国话,开朗合群,看起来实在不像德国人。

洞察者 |“消失”的大众汽车

她同事说,Christine跟大多数狼堡工厂里的大众汽车人不太一样,她来自南德,相比德国北部,温暖湿润日照长,所以这里的人比北德人开朗乐观。

三天时间Christine带着中国媒体团走访了位于狼堡的大众汽车最古老的工厂和去年2月刚刚投入使用的大众汽车集团IT城,还有世界上唯一一家同时生产五个品牌车型的布拉迪斯拉发工厂以及中央控制室(大脑),我们见到了大众汽车最忙碌、最具争议的那些人。

数字化是大众汽车近几年最核心的议题,因此Christine比早些年更忙碌,或许正因为工作原因,她成为大众汽车内部最早被“数字化”的人之一,了解前沿技术甚至开始运用到工作中。

而对于大部分大众汽车员工而言,转型之路并不容易,这让大众汽车集团学院负责人拉尔夫•林德非常头痛。他肩负着“改变人”的重任,相比技术提升,这项工作的难度无法量化。

走进大众最古老的工厂,仿佛来到了非常安逸的国度。工人在各自的岗位按照既定的动作和规划完成工作,有音乐有饮料,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人们无法想象,长久有序背后是一股多么强大的力量和积淀,改变,谈何容易?

而对拉尔夫•林德来说,挑战不是来自培训新员工,也不是Christine这样的文职类员工,而是来自在工厂的一线员工。

比Christine年长的一位女员工,本来的工作岗位是塑料配件生产,而未来,塑料配件生产领域不会有如此多的员工,所以大众汽车学院给她进行了培训,此后她逐步熟悉蓄电池生产方面的工作。

随着数字化程度越高,自动化率也会逐步提高,如何分配人和机器的工作任务也是拉尔夫•林德等人遇到的难题。不用想,在德国这样的国度,工会一定是全力维护工人利益,数字化发展战略决不能成为大众汽车集团裁员的理由。

因此,大众汽车品牌在德国和集团全球职工委员会签署了一份Future Pact协议。根据这个协议,他们计划减少2.3万个工作岗位,但与此同时会新设立九千个新的工作岗位,整体总数是减少了,但同时增加在IT方面、电气方面和电池方面的工作岗位。

到 2025 年,大众汽车将打造网络无缝对接、并基于数字化规划的生产组织,该系统能够进 行自主控制和优化,通过智能化的方式实现集团内所有员工、各品牌和机器设备的网络化。

大众汽车集团未来生产技术总监霍尔格•海因博士正在带领团队做这样一件事情。在新的生产线完工前,员工可以使用HTC VIVE 头戴式耳机在虚拟现实技术构造的3D 世界中,尝试和学习新的工作流程。同时,各种培训活动或研讨会可以完全不受空间限制,在全球几乎任何一个生产基地举行。

面向未来,大众汽车生产一线的 30 多万名员工必须要快速实现“数字化”,他们必须提高自身素质,掌握新的工作方式、技术和 IT 系统并承担新的角色。

外来人JJ

8年前,42岁的Johann Jungwirth(简称JJ)被秘密招进苹果负责“特别项目小组”,被视为苹果创造自己的无人驾驶车辆的计划的核心。在这之前的5年时间,JJ是奔驰在硅谷的北美研究与开发部门的总裁兼CEO。

一年后,这位硅谷奇才被大众挖角,2015年的11月,大众汽车横空出世了一位CDO——首席数字官JJ,他直接向大众集团CEO穆伦汇报。奔驰和苹果的履历,让JJ成为大众最合适的人选,无论如何,在当时的全球化IT人才争夺战中大众汽车抢先友商。

洞察者 |“消失”的大众汽车

不夸张地说,除了CEO,他干着大众汽车最烧脑的工作,小到一个螺丝钉的定位,大到数字化生产平台和无人驾驶车辆,都在JJ的管辖范围之内。他是大众汽车在数字换进程中实现万物互联、人和物互联的关键一环。

不难想象,把JJ“抢”到我们的晚宴环节是多么不易的事情,更不用怀疑,本该轻松用餐的时间注定会变成一场专访。

大众汽车IT城和未来中心是大众汽车所有员工最向往的地方,这里预示着未来,或者说,他们想知道,JJ和他的一帮IT奇才将如何改变他们的工作和命运。

沃尔夫冈·哈肯贝格博士主要负责狼堡的智能生产实验室,他所在的狼堡IT城是在2017年2月正式投入使用,这也是首次将IT部门的1000多名同事集中在同一个地方开展工作。

他的主要工作是如何让人和机器人和谐共处,使生产、物流、运输等环节灵活快速。研究一台机器人和编程是很容易实现的事情,但是如何让1000台机器人同时工作,并如何去控制人机协作的整个过程,这项研究并不容易。

“在此之前,人类和机器人的工作步骤或者工作空间必须 是分开相互独立的,这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合作。”而在智能生产实验室中,情况则完全不同。“我们通过软件将机器人和传感器整合,使人类和机器人能够避开危险,在同一个空间工作, 甚至互相协作。如此,我们首次实现了人类与机器直接同步合作。” 沃尔夫冈·哈肯贝格博士解释道。

大众汽车集团目前共有30多万在一线从事生产工作的员工,旗下有12个品牌,业务分布于150个国家和地区,一共有120个生产基地和36000多个供应商。他们不仅有新建的工厂,也有很多老的工厂,而这些老的工厂已经逐渐形成了自己的基础设施、生产体系、生产流程、IT体系和员工文化。

为了应对当今的数字化进程,大众汽车一共在全球设立了六个IT实验室、慕尼黑、柏林、狼堡的智能生产实验室和虚拟工程设计实验室,还有一个位于旧金山,一个位于巴塞罗那。

沃尔夫冈·哈肯贝格博士说,之所以成立这些实验室,是希望通过数字化的发展,使获取数据变得更加敏捷和迅速。说到底,IT实验室是服务于所有业务部门,通过与其它业务部门开展密切的合作,抓住和利用数字化所提供的机遇。

而对JJ本人来说,KPI清晰可见,将大众汽车的硬件优势转化为软件优势,形成未来核心竞争力。他随身带着一个小钥匙扣一样的装置,作为大众汽车集团首席数字官,他希望四年后,2021年大众汽车可以推出自动驾驶的电动汽车,并且通过智能手机就可以预定使用,甚至通过按动按钮就可以自动叫车。

“这个装置还没有对外公开,上面有个圆圈,像光环一样旋 转,上面可以显示汽车到达时间、速度等相关信息”讲到这里,JJ似乎又变成了苹果的那位秘密项目负责人……

中国的“海爷爷”

相比海兹曼教授这样的称呼,我们更喜欢称他为“海爷爷”,他是德国大众汽车集团管理董事会成员之一,担任大众汽车集团(中国)总裁兼CEO。他在多种场合说过这样的话:大众汽车集团生产体系里最先进的、生产力最高的工厂在中国,而不是在狼堡。

此次在狼堡见到“海爷爷”,他依然强调“中国最牛”。

一个月时间,海兹曼一半在中国一半在德国度过,除了日常各种事物,他还会在德国大学里教书,因此他经常会与学生沟通年轻消费者对数字化的理解。

洞察者 |“消失”的大众汽车

“我会问我的学生,你们现在用智能手机,有谁还在用手指打字,发短信或者发邮件?很多人都说他们现在还在使用打字的方式。但我想要是问中国学生的话,他们十有八九都会说我们根本不用手指打字,我们就‘动嘴’,这个就直接关系到我们中国用户在开车时的表现,他们在开车的时候, 很有可能想通过语音的方式调动一些设备或者应用,这就是未来中心要去解决的。”

大众汽车在中国有20个生产工厂,这里的人和生产线正在不断深化数字化进程。海兹曼说,目前在线焊接质量控制已经完全数字化,物流系统在很大程度上已自动化且可通过 iPad 实现实时的可视化,对新工作流程的员工虚拟培训也已引入工厂的运营管理中。

2018年即将要落户北京并正式运营的大众汽车未来中心是海兹曼首先提起的话题,他认为中国的未来中心承载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桥梁作用, 连接客户、汽车设计、生产和相关的元素,未来会是跨界的,承载很多跟中国以及亚洲市场相关的研发工作。”

谈到工业4.0,海兹曼更像一位工程师。在他看来,“工业 4.0”是一个非常整合的概念,包括了数字化进程和人工智能,而这些融入到了大众汽车集团日常业务运营的方方面面,包括研发、销售、人员管理、采购,以及生产流程。

“生产流程中的 4.0 从属于‘工业 4.0’整体概念 ,‘工业 4.0’ 的概念里面包括生产 4.0。生产 4.0 从研发开始,贯穿到设计以及生产的每一个环节,这里包括数字化管理手段、数字化技术以及自动化流程的应用。”

海兹曼认为,在生产之后,数字化同样能够让与客户的交互环节以及经销商的销售环节更灵活、更准确、更好地与客户连接。

正如他所言,去年4月,大众中国宣布和出门问问将共同成立一家合资公司,海兹曼说,Mobility Asia是为中国量身定制的,无论从导航、语音、人工智能等都是一揽子服务,实现完美的本地化智能服务,“与出门问问的合资公司相比,Mobility Asia是大众在出行领域的更高层面品牌计划,出行服务是基本框架,未来还包括服务生态,出门问问是其中的计划之一。”

提到中国,谁都无法回避新造车势力带来的压力。海兹曼始终强调,他非常尊敬科技行业各位友商的勇气,但他还强调,造车需要好好考虑相关的合作伙伴,因为不是任何一家公司都有能力造车,或者是造出高品质的汽车产品。

从数字化转型到新合作伙伴的确立,65岁的海兹曼正在带领着大众中国大步迈进,对大众品牌来说,新能源车之战也是其在华转型的关键之战。他承诺,2025年大众将在中国投入100亿欧元押注新能源,2020年大众在华新能源车销量目标是40万辆,2025年达到150万辆。

从德国回到中国,海兹曼可以毫无时差的进入工作状态。回到德国,海兹曼经常会给狼堡的高层“洗脑”,他希望大众汽车的所有高管都应该去中国市场走走,了解这个飞速发展的互联网国度,一个占大众汽车四成销量的国家。

Netscape 的创建人 Marc Andreessen 曾经说 “软件将会通吃全球”,也就是说,未来世界 是由软件掌控的。而大众的数字化之旅无疑是一个漫长的过程,2025年、2035年,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

人们常说,德国仿佛是一部不断重播的舞台剧,无论演员如何变化,开头、剧情和结尾却永远一样。Christine和她的同事正在学习着新剧本,接触新的人物,这一场剧开头已然不太一样。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汽车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汽车)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tella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您的位置 | 进入本地首页

全国城市列表

  • 按拼音
  • 按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