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12万用户追讨小鸣单车押金 公司净资产负6700万元

7月10日,管理人通过“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微信公众号发布了“管理人公告”。公告披露关于小鸣单车的诸多细节:截至2018年6月27日,管理人收到的债权申报数为:小鸣单车用户申报债权127040笔,管理人初步确认有效申报人数是118738人。

12万用户追讨小鸣单车押金 公司净资产负6700万元

但是,根据审计初稿反映,截至2018年3月31日,悦骑公司总资产审定数为150044100.17元,总负债审定数为216709316.02元,净资产审定数为-66665215 .85元,即大概为负6700万元。

现场

债务人席位上只有一个人庭审过程中几乎不发一语

在庭审现场,债务人席位上只有一个人:一名穿着条纹衫的中年男子,整个庭审过程中几乎不发一语。

小鸣单车的债权人众多。因为此次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现场的座位数量有限,只能通过抽签的方式申请现场参会。一共有261位用户债权人在截止日期内提交了申请。最后,22名债权人表示会现场参会,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则坐在了旁听席上。

更多的债权人,则像王先生一样,他们坐在屏幕前,希望能够听到有利于他们的信息。

在马路上,或许你偶尔仍能发现小鸣单车的身影,它们往往已被弃置在角落,落满灰尘。在共享单车仍然火旺的今天,要遗忘其中一种是很容易的,因为总能找到代替品。

唯独不能让人遗忘的,是199元的押金。

今年3月22日,广东省消委会起诉小鸣单车一案在广州中院开庭,法院当庭宣判。据广东省消委会介绍,截至2017年10月16日,小鸣单车广东省申请退押金的用户数为321681人,已收到押金退款的用户数为271806人。按照法律规定,未收到押金的用户同样是小鸣单车的债权人。

张璐就是一名未获得退还押金和账户余额的小鸣单车用户。作为债权人,他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悦骑公司进行破产清算。今年3月27日,广州中院裁定受理此案,这才有了昨日(7月10日)这次开庭。

尽管退了大部分,但仍有数万名用户押金未退。因为人数众多,他们可通过关注“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微信公众号进行债权申报。

追讨

专门开发微信小程序用于债权申报

昨日,通过竞争方式指定的广东君信律师事务所担任悦骑公司管理人坐在了管理人席位上。

在昨日,管理人也通过“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微信公众号发布了工作报告。工作报告披露了他们调查到的悦骑公司的诸多细节。

报告显示,悦骑公司成立于2016年7月29日,成立时法定代表人是邓永豪,2017年8月23日变更为关某。公司的初始股东为邓永豪和广州恒远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邓永豪持股99.99%),后经多次变更,到2018年3月27日即广州中院受理破产申请之日,其注册资金6211949 .00元(即621万元),股东有11个。

据管理人发布的公告,小鸣单车的债权人,除了供应商和服务商外,还有分布在多地的消费者,以及在当地负责运维的、被拖欠了工资的悦骑公司员工。

管理人公告透露,由于消费者在使用小鸣单车时,是通过下载手机A PP进行注册,并通过支付宝、微信一类非传统的支付方式缴纳押金,退还押金也是通过A PP实现。因此,小鸣单车用户债权发生的依据主要是以网络数据的形式存在。另外,小鸣单车运营、调度也依赖在阿里云和腾讯云上的数据,因此对绝大多数申报债权的审查,必须有这些数据作为比对的依据。

但是,由于悦骑公司在2017年10月份之后就不能正常运营,对很多供应商欠款,管理人担心存储在阿里云和腾讯云上的数据会因欠费而丢失。为了做好数据接管工作,管理人聘请了三位相关领域的专家担任技术顾问。

管理人在征询专家意见后,与主办法官分别前往杭州、北京、深圳,了解存放在阿里云和腾讯云中的数据存储情况,但正如管理人所担心的那样,由于欠费,这些数据的存储空间都已被释放,也就是被删除了。

由于大多数债权金额小,人数众多,绝大多数债权人不可能不计成本到广州来申报债权及参加债权人会议,为此,管理人聘请专业团队开发用于债权申报的微信小程序,同时调取、分析悦骑公司移交给管理人的一份建立于2018年3月7日的备份数据。经过初步对比,确认与小鸣单车用户申报的样本数据能够匹配,以这个备份数据作为确认小鸣单车用户债权的依据、利用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完成债权申报和审查的设想是可行的。

行动

管理人向法院申请对悦骑公司高管限制出境

据公告透露,管理人向法院申请对悦骑公司法定代表人关某和监事(董事长助理)徐某的限制出境措施。

虽然在破产案件中,对公司高管采取限制出境措施是非常罕见的。但是,管理人表示,在管理人接管时,悦骑公司表面上仅剩关某和徐某两人,甚至连徐某也声称早在2017年8月23日就已辞职。管理人表示,发现悦骑公司通过与广州某公司关联交易损害公司债权人利益的相关证据,在悦骑公司进入破产程序后,关某却曾向法院表示,无论是在悦骑还是在广州某公司均是邓永豪安排的虚职,他对悦骑公司的经营一无所知。

数据

小鸣单车用户申报债权数据:

127040笔

初步确认有效的申报人数是:

118738人

截至2018年6月27日,管理人收到的债权申报数为:小鸣单车用户申报债权127040笔,非小鸣单车用户债权人(小鸣单车的供应商、服务商或合作伙伴)申报的债权28笔。

目前,管理人已对非小鸣单车用户债权人申报的债权完成初步审核,申报债权总额32494548.58元,管理人初步确认的债权为19129702.47元。

对于小鸣单车用户申报的债权,管理人收到的申报总数为127040笔,与管理人接管的备份数据能够匹配的申报是119859笔,其中手机号码重复的851笔,管理人初步确认有效的申报人数是118738人。

公告也透露,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被拖欠薪资和经济补偿金的职工人数是115人,经济补偿金及欠薪合计1619365.51元。

广州中院还通过摇珠选定了会计师事务所,2018年4月30日,该所接管悦骑公司移交的财务资料,到目前为止,对悦骑公司的审计工作已完成初稿。根据初稿,截至2018年3月31日,悦骑公司总资产审定数为150044100.17元,总负债审定数位216709316.02元,净资产审定数为-66665215.85元。

债权人疑问

什么时候能退还押金?

昨日的债权会议上,管理人表示:“本身这是一个破产案件,既然已经破产了,意味着这是一个不能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者明显缺乏清偿能力的企业,破产了本身已经资不抵债。”

“因此,如果要退款,首先要靠管理人手上有钱,就小鸣单车自身的状况来看,它的资产是散落在各大运营城市当中的小鸣单车,但是这些单车量很大,真正回收的时候是不值钱的。”管理人称。

管理人透露,更重要的还有悦骑公司的关联交易,如果能够通过诉讼追回款项,就还能用于退款,“但我们管理人比较担心,小鸣单车很早以前已经把这些钱转出去了,能追回来的钱有多少,目前还是未知数。”

如果后期追回关联交易的资金,按照什么比例偿还?

对此,管理人表示,押金的清偿顺序问题是包括供应商和未退押金用户的很多债权人关心的问题。“真正争议的焦点在:这个押金的性质是什么。”

有债权人提到,公司原来的法定代表人邓永豪下有一凯路仕公司,他名下的其他财产是否会作为债权的追究的对象?对此,管理人表示,管理人在接管案件时已充分注意到邓永豪及其背后的公司。不过,他透露,凯路仕也已经负债累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tellaao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您的位置 | 进入本地首页

全国城市列表

  • 按拼音
  • 按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