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豪车品牌并不是都好 有些也会令人失望

“我从小就特别喜欢汽车,那会看见挂历上车门往上开的兰博基尼,简直不敢相信,经常幻想自己也能有一辆。”从聊天中可以看出,付嵩洋对车的兴趣从孩童时期已经建立了起来。

时间倒退回他留学那年,当时19岁的付嵩洋在加拿大第一次亲眼见到了兰博基尼,和儿时在挂历和画册上看到的感觉完全不同,他被这辆触手可及的“速度机器”彻底震撼。“整个人都崩溃了,车居然还能做成这样,当时会觉得这个车是根本驾驭不了的,因为看着太凶了。”付嵩洋对车的看法和其他人有一些区别,有的人更关注车辆的外型,他则是比较追求性能。

付嵩洋回忆,以前的兰博基尼棱角和其他车型完全不同,他甚至觉得这车根本不该有后视镜,开上这车完全不可能有人能追得上你,“那种速度感和棱角的视觉冲击力都非常强。”那时的兰博基尼对于他来说,与其他车型不同的外形改变都是为了有更好的下压力,可以保持更快的速度。“但现在兰博基尼给我感觉却有些不一样了,性能已经没有外观那么凶了。”

一辆车一个故事 意外买下了轰动全国跑车圈的两辆帕加尼

“每买一台车都是一个故事,当时买车的环境和现在都不一样,现在想买一辆法拉利很容易,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但当时你有钱却连车都见不到。为了我自己的第一台帕加尼,专程去香港看车,结果因为我们年龄小,卖家根本不愿意理你,去的时候人家连车都不让你看,磨到最后好歹是让我们看了车。那台车当时的车主是香港一个挺有名的富豪,就想为难我们一下,他说你给我加100万这台车我就卖你了(限量版的车型,再次购买的价格都为原车价的2-3倍),当场我就答应了。车主也崩溃了,但因为他当着大家面说了话,所以也不能毁约。后来我们也成为了朋友,每次他看见我都会说起当时的事情,他那种后悔的心情我非常理解。虽然这台帕加尼绝对算是那会的最贵车型,但真正的顶级豪车,谁看见都会直接拿下。”

热衷于赛车、顶级跑车收藏的FFF创始人付嵩洋先生被中国广大跑车车主和爱好者尊称为中国超跑第一人。其组建的DPR龙途拉力活动更是得到了国内外汽车爱好者的瞩目。

引入科尼赛克不仅仅是代理品牌这么简单 明年推出新车

随着对赛车和赛事的了解越来越深入,付嵩洋开始考虑引入自己代理的品牌。“引入科尼赛克之前,当时我谈了两个品牌,一个是布加迪,一个是科尼赛克,布加迪厂和科尼赛克工厂我都看了。”原本对布加迪更感兴趣的付嵩洋最终却被克里斯蒂安·范·科尼赛克(科尼赛克品牌创始人)的敬业所打动。

“科尼赛克以前的车型对我来说有点接受不了,手动挡的车我是根本不会考虑的。因为这要求车主有更好的技术,一般在中国买超跑的人都不会接受手动挡,除了下赛道。”付嵩洋告诉腾讯汽车,“但是当时我一个朋友强烈推荐我一定要去看看,因为科尼赛克的老板是一个特别敬业的人。看过之后,确实被他影响了。他一年365天都住在厂里,是一个工作狂人,所有的产品全是他自己开发的,让我很佩服。”

Agera的问世最终促使付嵩洋决定和科尼赛克签约,推动其在中国的推广。“Agera当时的价格只是布加迪的一半,性能上跟布加迪却差不多。”

从2011年开始代理科尼赛克,到2013年,全球90%的销量都通过付嵩洋的团队,工厂在两年时间里生产出来的十几辆车都卖给了付嵩洋。“今年市场有些下滑,所以计划在明年推出一款超过千万的车。比迈凯轮P1便宜,比兰博基尼LP-700贵。”付嵩洋说这款车代表他对车的诠释,“我想做出一台能够在赛道和公路上表现都比较综合的车型,我们的想法是让它更轻一点,在赛道有更好的表现,在极速上面也不会比布加迪差,我当时推选了大马力,当时我是要做1400马力,”

为了这辆他心目中的完美车型,付嵩洋前期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优化整条生产线。“这辆车的开发完全由我主导,它不仅能够在赛道表现一流,而且还可以平时驾驶。变速箱使用了双离合让反应更快,刹车也配备的是世界最顶尖的,更多的车型资料就得等到明年发布的时候揭晓了。”

采用银色车身加之黑色线条且运用了诸多轻量化设计
内饰科技含量颇高充斥着碳纤维及翻毛皮
科尼赛克One:1已经将性能二字提升到令人敬畏的新境界,作为合法公路车型,它的功率质量比为1:1 (hp/kg),这也正是车型名称One:1的由来,作为赛道利器,极速并不是它的全部。但是One:1同样有望成为世界上最快的公路合法车型,归功于其强大的动力和高转速能力,再加上高性能轮胎和主动空气动力套件,其理论极速超过450公里/小时。[进入图集]
1341Ps,1341kg,2.9秒破百,极速450km/h

最爱法拉利 打算在海外开超跑博物馆

付嵩洋对法拉利的热爱除了因为车本身和这个品牌本身,主要源于它的唯一性,“比如说法拉利出一个Enzo永远都是那样,永远只有一款,下一代的旗舰车型只会有一些它的DNA,但不会完全一样。”

“法拉利的确是我最爱的品牌,我也代理过很多品牌也买过很多品牌的车,但是法拉利的品牌文化我觉得是无与伦比的,为什么是车中之王是有道理的,文化方面做的很成功。全世界不管任何角落只要你买了法拉利,就会有很多的车主活动等着你,今年的这辆LaFerrari是给我30岁的生日礼物,每年都会有好几场的法拉利嘉年华活动,还会有一系列的服务给你,目前全世界没有一个厂家可以做到这样,所以我觉得法拉利是最好的,我是法拉利的忠实粉丝,不管我买它的任何车,我都可以体验到我买车的意义。”

付嵩洋的梦想是把法拉利的旗舰车型都收藏起来。“现在看来还是非常难以实现的,我现在有一台599,有一台355,在加拿大有一台F12,在中国还有Enzo、LaFerrari这些,本来之前有个很好的机会能够收藏到法拉利288GTO,然而我当时对于这种车并没有太多的研究,我还跟人家在砍价,当时报价是110万美金,我就报了100万美金,在商议中突然出现一个英国人直接报价110万欧元就给开走了,特别遗憾。”

“这种车是越来越值钱的,但是因为美国和欧洲市场也不一样,这些经典车型要花很长时间和精力去找,错过了那台288GTO之后,288GTO现在已经很难找了。”谈起他的藏车,付嵩洋难言兴奋,“250也是我很想买的,但是太贵了,希望等到我50岁的时候可以买一部送给自己当礼物。”

付嵩洋的跑车仓库正在慢慢转化为一个私人的博物馆。但是付嵩洋会选择在海外做收藏。“中国的超级跑车收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价格。比在国外至少贵一倍,因为我已经把一半的钱都交税了。”

“未来我就是考虑要在国外弄一个比较大的仓库,雇一些人去管理,对于车的保值、维修、保养都会是一个比较完善的保障。中国市场毕竟还是很有限的,中国收藏超跑的人现在也超不过20个人,虽说后起之秀很多,像今年的LaFerrari也是抢着进中国的,保时捷918、迈凯伦P1也是在中国名额售尽的,但这些其实还都是起步阶段而已。”

首先让中国车队能在亚洲汽车赛事上领先

对于超跑爱好者或者车主来说,只有参与到跑车的专业赛事中才能真正体会到跑车的魅力。在专业赛事中,车队团队协作、在赛道上风驰竞速以及驾驶技术的不断提高能让参与者体会到超跑的基因、超跑的内涵和赛车运动的魅力。

所以付嵩洋和他的团队会花很多精力参与到超跑相关赛事中。“超跑赛事也是钻研跑车性能、全面学习相关理论和经验的最好平台。”

但是“目前亚洲范围的跑车相关赛事比较落后,处于成长阶段。中国在这方面更属于起步阶段。否则跑车仅仅具有收藏和日常驾驶的意义,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付嵩洋认为。

据他介绍,今年FFF团队参加的超跑赛事以亚洲GT为主,同时也参加一些DTM和R8 LMS的比赛。“我们现在正在组建属于中国人自己的冠军级车队准备全面参与到2015赛季亚洲GT的赛事当中。车队将拥有25人以上的团队,大量核心技术和管理人员来自于前F1车队。与此同时车队将购买3台最新迈凯轮650S GT车型作为参战赛车投入每站赛事当中。迈凯轮总部技师和其F1车队相关技术人员都将参与到新车队的工作当中。”

希望培养孩子也成为赛车手

从去年开始,付嵩洋自己练习参加一些比赛。今年真声参加了一些赛事。“像保时捷卡雷拉杯就是一项不错的赛事,很专业。”

在参加比赛的过程中,付嵩洋也有过难忘的危险经历。“在有一次日本练习的时候,破了自己最快圈速,到了正赛再开那个弯道的时候还是受到了影响,结果车直接就甩到墙上去了,当时门都撞碎了。但是日本赛道的安全措施做的非常完善,当我爬出车的时候,救护车和消防车已经到了。下一分钟我已经到了他们的医务室躺着了,自己并没有受伤。赛车都是量身打造,身体卡在里面所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其实赛车还是很安全的,最起码比马路上开安全多了。”

付嵩洋希望有机会多参加像亚洲GT这样的顶级比赛,“多积累经验是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他聘请了目前为止亚洲最快的车手当他的教练。他也希望等自己的孩子长大一些,教练能为他的孩子做系统性的赛车培训。“现在他就是从小开卡丁车,差不多从五六岁就开始,但我并不会强迫孩子,如果他喜欢愿意开就开,只要孩子喜欢我就会全力的培养。”

举办龙途拉力 传播正能量超跑文化

从参与赛事到代理品牌,付嵩洋对超跑的痴迷与日俱增,他开始考虑自己举办一个充满创新与挑战精神的超级跑车国际级拉力赛。

为什么要叫龙途拉力?“‘龙’代表中国,这是中国人自己的活动。” ,“龙途拉力目前已经办了三年。从2012年第一次在美国举行,2013年回到中国,今年我们是在德国举行的。”付嵩洋回忆,第一次龙途拉力参赛的有11辆车,虽然当地有很多华侨和留学生都希望加入,但是11辆车的队伍对组织方来说压力很大了,车队拉的太长不太方便。“今年德国站我们会选择5台车来做。在德国高速路都是不限速的,所以我们的车队就可以撒欢地跑,当然是在安全范围内。车辆方面我们会控制在8台以下,并不会太多。”

付嵩洋说,之所以第一届会选择在美国举办,是想让美国人看看中国也有超跑文化。但是他也坦言,在国内做类似的活动相对比较困难,因为政府会有一些规定,比如高速的各种限制。而在美国就比较方便,甚至全是由洲际警察带着车队行走,速度是巡警的速度,不是普通车开的速度,也能发挥出超跑的性能。

为了能够让国内的车迷更多接触这些顶级超跑,付嵩洋也会推动一些和车迷的互动活动,让他们体验开这些超跑的感觉。他计划明年会做一些赛道活动,让车迷能够真正有机会亲身体验超跑。

谈到超跑文化,在中国给人留下了很多负面的印象。付嵩洋一直想通过自己的活动给超跑圈带来一些正能量。“我就是想尽量把它往正方向引导,我有几个朋友自己也做了一个俱乐部,我们一直在探讨,找一个方向把这些东西带到一个特别有正能量的方向上,比如说我们会做一些慈善类的活动,还有一些公益活动等。”

绝对领袖 超跑基因 收藏家 最狂野的速度

御驾TOPCAR 孔云鹏

或许目前中国的超跑圈给人带来了一些负面印象,但真正热衷于赛车、顶级跑车及豪华车收藏的人更关注中国本土的专业跑车文化建设和汽车公益事业。付嵩洋显然肩负了这样的重任。对于超跑爱好者或者车主来说,只有参与到跑车的专业赛事中才能真正看到它的魅力。那种在赛道上风驰竞速的感觉以及体会自身驾驶技术不断提高的过程,可以让参与者认识到超跑的基因、内涵和赛车运动的魅力,这也是付嵩洋要组建DPR龙途拉力(Dragon Path Rally)的初心。为国内外汽车爱好者去举办一个顶级汽车文化活动,不仅仅是展示车辆那么简单。像其他媒体热衷报道车展外豪华车队被冠上“踢馆”的炒作,我觉得那只是小孩儿玩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