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汽车 腾讯汽车 > 用车 > 交通安全 > 正文

北京黑车之争 取缔黑车先把交通缺口补上

2010年07月29日08:02京报网-北京晚报周明杰我要评论(0)
字号:T|T

打黑车,这是北京这些年几乎每年都在做的事情,之所以打是因为黑车存在隐患,之所以每年都打,是因为打之不绝,甚至越打越多。这种变化绝非经济学上的“报复性反弹”,而是源自确实存在的需求,在公交场站和小区之间没有换乘方式接轨,在地铁运营和公交运营的“时间差”里,在正规出租车运力不足的五环之外,不选择黑车,匆忙上下班或者夜归的人似乎难有他选。

所以,“要解决黑车问题,其必要条件就是应该尽快立法解决短途交通问题。解决了短途交通问题,黑车之困就自然消解。”前天,北京市人大代表张风态度鲜明地向北京市人大常委会提交了这条建议。

黑车怎么来的?

是群众有实际交通困难的产物?

地铁修到哪里,黑车就蜂拥而至到哪里,这几乎成为北京黑车发展的一个习惯性效应。为什么黑车的聚集地都是公交枢纽、尤其是地铁站口呢?

今天凌晨零时03分,下了夜班的张明一脸疲惫地走出了地铁5号线天通苑站,从出站口出来,她想都没想就钻进了一辆上来拉客的黑车——

我说句实话,你别见怪,我现在真的离不开黑车。

我家住在名佳花园,应该是在天通苑北站下车换公交车往北,可是我每天下班的这个点根本就没有公交车,这边也没什么正规出租车,我又不能让老公天天来接吧,那么,坐黑车就是我惟一的选择了。

满大街都是坐黑车危险,有隐患的标语,我能看不见吗?有隐患,我心知肚明,可是让我一个女性凌晨在荒郊野地里等半个小时的正规出租车,就没有安全隐患吗?所以说,我不用你告诉我黑车有隐患,我需要的是你告诉我除了黑车我还有什么可以选择的,要是能有更安全的交通方式,我当然乐意放弃黑车了。但是现在,在没有别的选择之前,我必须得坐,而且,对不起,我还真没法配合抓黑车,那不是断我自己的路吗!

市人大代表张风注意到了这些情况,在他的建议中,首先就提出了黑车在夜间尤其猖獗的原因就是公交站点与居民区出现空间上的接驳断档,同时,在城近郊,特别是被称为新城区的天通苑、回龙观、马驹桥、石景山古城等地的地铁站存在着将近两个小时的运营断档——

以回龙观为例,这一地区的公交车末班车时间约为晚上10时30分,可是城铁末班车到达的时间约为午夜12点。这就逼着晚归的附近居民不得不选择黑车中的轿车,甚至选择价格更便宜的“摩的”,我调查过了,从回龙观城铁站到观内各居住区,轿车要价一般10元,而“摩的”的价格可以砍到3至5元。五环路以外的居民居住区在不同程度上都存在着公交、城铁断档和盲点现象,这就客观上给黑车的非法运营提供了生存土壤!

怎么取缔黑车?

先把短途交通的缺口补上!

今年新一轮的整顿取缔黑车、摩的行动已经开始,根据官方数字,4天之内就扣留私营运营工具655辆。可是记者这两天在回龙观城铁站、天通苑地铁站等历来黑车问题突出的地方看到,黑车并没有显著减少,黑车的运营似乎也并未“元气大伤”。历年的整顿清理工作,执法人员为此付出了大量努力,但为何收效总是甚微?

从整顿黑车的职能被交到城管部门之日起,石景山区城管大队副大队长龙笑江已经与黑车“斗智斗勇”了很多年,对于黑车,龙队也认为他们的存在源于群众的需求——

咱们公共交通这两年已经发展很快了,但是确实有很多小街小巷没有公交车,这就给黑车可乘之机了。打击黑车吧,首先得取证,而惟一的证据只能来自于乘坐黑车的乘客,很多乘客都拒绝作证啊!我们面临的困难实在太大了。

一旦我们发现黑车拉载了乘客,我们一直要求执法车必须保障把乘客免费送到他的目的地,我们是在送他的路上拿录音机、摄像机来取证,得反复劝说这些乘客配合我们工作,也答应为乘客保密,可是效果并不好。头几年,还能有30%左右的乘客愿意作证,可现在,十个乘客中能有一两个答应作证我们就得说谢天谢地啦!

不仅取证难,执法的时候危险也很大。我们八宝山分队的副分队长小李,前年在玉泉路地铁站执法的时候就受伤了。当时,小李刚在后座上按法定程序跟黑车司机告知身份,还正说着法规要求呢,司机直接就踹油门,车嗖地就出去了,小李搂着他的脖子控制他,不让他加速逃跑,可又不能真锁喉,不能出事啊,结果司机张嘴就咬,把小李的胳膊都咬烂了,然后停车把小李拽下车扔路边自己就跑了,到现在小李的胳膊上还全都是疤呢。

其实,执法只是一种手段啊,执法的目的就是为了消除执法,可是现在,执法中治标也治不了,治本就更达不到,还不被群众理解,我们也是处于困境啊。

对于执法中的这种困境,张风在调查中也有深入了解——

为什么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黑车它是有市场的,也是很多社会闲散人员、下岗人员养家糊口的饭碗,要取缔它,就应该告诉那些有乘坐需求的群众,不坐黑车后能坐什么交通工具;告诉那些开黑车的司机,不开黑车了可以有什么工作岗位。

对于这种长期难以解决的问题,突击式的整顿行动会有多少效果?即便有一时的效果,谁又能来保证延续性?更不要说“游击战”式的“黑车”如何剿灭了。因此,解决“黑车”非法运营问题,从长远看,不能仅仅加大查处力度,不能仅仅指望搞几场整顿行动,而是要尝试着从源头上根本解决这个问题。

取缔黑车绝对不是哪一个部门或者几个部门能独立承担的任务,还是应该由市里来统筹,这也是关系到民众的大事啊,而且已经成为一个社会问题了。我建议,要想取缔黑车,首要的就是把短途交通的缺口给补上。

“灰色”的电瓶车还能重新上路吗?

最近几年,有关部门在公交优化、调整线路方面,已经做了很大的努力,但是,由于线路接驳、运营时段等问题,指望公共交通能随时把每个人都送到家门口,是不现实的。张风提议,在五环以内的适当区域内发展由政府相关单位主导的短途交通专用公车,比如电瓶车,挤掉“摩的”的非法运营空间,这种尝试,其实石景山已经做过,但为何没有坚持?

家住石景山地铁家园、曾经受益于电瓶车的王小姐认为包括自己在内的石景山人对电瓶车最有发言权——

从我家到古城地铁没有公交车,之前我都是坐“摩的”,5元到我家楼下。去年,石景山推行电瓶车,从我们小区门口到地铁,只要1元就够了,而且很快,安全系数也比“摩的”好,从那以后,我就没再坐过“摩的”。

可是最近一段时间,电瓶车没了,据说是没有上路权,让有关部门给取缔了,我又不得不坐回“摩的”。我就纳了闷了,黑车啊、“摩的”啊说是要取缔,这都多少年了也取缔不了,好不容易有了个更好的交通工具吧,怎么说取缔就取缔了。相对于黑车的说法,电瓶车最多算是“灰车”吧。

对于发展电瓶车的建议,张风代表能够举出很多例证来证明这个替代方式应该比纯粹的打击有效——

石景山做了件老百姓满意的事,可是又退回去了,所以说,这个事只能是市里统一来做。

“摩的”是必须被取缔的,而电瓶车就是一个很好的替代方式,同样的价格甚至更低的价格,大家当然会选电瓶车,这个是有先例的。

好多年前,在故宫午门、东华门等各门之间也有很多“摩的”,因为旅游车不让进入午门,而很多游客又不想走得太远,这就产生了“摩的”生存空间,而且也是屡打不绝。后来,电瓶车被引入,从那以后,不用执法人员去打,“摩的”就消失了,为什么?就是因为电瓶车把“摩的”的运营空间挤没了,挣不到钱了。

电瓶车现在没权利上路是吧?这就是我呼吁政府立法的原因,让电瓶车能够有身份上路,当然它的运营线路必须是固定的点对点。

[较真]

五环外收编黑车

行不行?

五环以内,我建议在适当区域发展由政府相关单位主导的短途交通专用公车,比如电瓶车,挤掉“摩的”的非法运营空间;五环以外,特别是一些新建的被称为新城区的地方,可不可以不用一味走刚猛的“少林拳”路数,改改“太极”拳法行不行,就是不说整顿取缔,而改成收编规范。

有时候,解决一个事情,疏比堵好。我觉得把黑车收编了远比现在这样年年声称取缔黑车强。收编后的车和车主可以挂靠到交管部门或者当地综治部门,按照街道、居委会直接管理的方式,对车辆和人员定量定编,对多余的人员可以实行轮班制。

收编的车辆要有统一标识,人员都应该有统一制服,运营范围要严格规定,当然最重要的是运价问题,应该采取低价运营模式,统一定在5元左右。收编人员的时候,应该以拥有相应车辆为前提,而不以来自何地为限。

政府可以从这些车的运营中收取管理费,但应该区别于出租车的“份儿钱”,其实,把长期以来用于整顿黑车所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投入到收编后的管理中去就可以,应该不会给政府增加财政负担。

在收编黑车基础上,必须明确对于继续非法运营的处罚力度,树立法规权威。那时,再出现黑车,可以一查到就没收,并且联网存档,取消车牌。(张风)

[标准]

黑车之罚

按照北京现有规定,对“黑车”的处罚标准如下:

对利用三轮摩托车、三轮轻便摩托车、残疾人机动轮椅车以及未取得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件的机动车从事非法运营的违法行为,依照《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扣押违法车辆、没收违法所得,并处2万元以下罚款;

对非法运营行为规模较大、社会危害严重的,处2万元以上20万元以下罚款;

对其非法运营行为危害人体健康、存在重大安全隐患、威胁公共安全、破坏环境资源,没收违法车辆并处5万元以上50万元以下罚款。

主 笔:周明杰

素 描:宋溪 H185

[责任编辑:huhu]
在这里,读懂汽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汽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汽车”,获取更多汽车资讯。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汽车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Bitauto易车网车市资讯

企业服务

汽车图片站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