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汽车 腾讯汽车 > 用车 > 交通安全 > 正文

记者调查:标准杂多 处罚黑车被指不透明

2010年07月29日08:47新京报综合报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记者调查:标准杂多 处罚黑车被指不透明

回龙观站外排满黑车,等待揽客。 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从去年10月开始,本报记者调查近百名司机(包括黑车司机),他们称黑车执法过程中有诸多不规范之处,存在“靠‘钓鱼’认定黑车”、“罚款可讨价还价”、“中介能靠捞车获利”等现象。本报记者就此多次向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求证,均未得到答复。据北京日报报道,北京将明确各类黑车非法运营处罚标准。

郑峰(化名)跟黑车较上劲了。

他调查黑车问题,特别是黑车执法中存在的问题,“这里面太不透明。”

很多人说他跟政府打击黑车唱反调。郑峰说自己不是在为黑车平反,而是想促进黑车执法更加公正、透明,这样才能更好治理黑车问题。

本报记者历时数月,对百余名黑车司机进行调查。郑峰对黑车执法过程中的诸多疑惑,也是他们心中的谜团。

记者调查:标准杂多 处罚黑车被指不透明

7月18日,地铁龙泽站外一名黑车司机正在招揽乘客。本报记者 王贵彬 摄

黑车认定

界限模糊被指“暗箱”

“自己1岁的女儿也算乘客?”杨阳说,他没要搭车女子的钱。

郑峰调查黑车,源于一次被认定为黑车的经历。

2008年6月23日,时为北京某公司销售经理的郑峰,受朋友委托,开马自达轿车带日本客户游玩十三陵。准备进入景区时,他们被交通执法队员拦下。

郑峰被认定涉嫌未取得营运许可擅自载客,车辆被暂扣。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杨阳(化名)身上。这名销售导航设备的人员,雨天带着小女儿驾车去接妻子。他称,途中遇到一名女子拦车希望捎一段路。随后,交通执法人员出现,认定杨阳开“黑车拉活”。

更让郑峰、杨阳等不解的是,认定黑车程序疑似“暗箱操作”。

多名司机(包括黑车司机)证实,到执法队接受处罚时,只能“只身一人”。记者暗访,北京交通执法五队、二队等处理黑车部门,均只允许车主一个人进入办理,随同亲友禁止入内。

司机们称,接受处理时,会被要求写“检查”,承认拉黑活违法。这份“检查”或是有范文,要求司机照抄;或是执法人员口述,司机记录。“不写检查,就拖着不处理。”多名司机说。

整个认定过程中,司机不能与乘客对质。

杨阳领到的执法文书中,“从马连洼载客两人送至龙泽城铁,收车费20元。”

“自己1岁的女儿也算乘客?”杨阳说,他没要那名女子的钱。执法人员出现后,女子却不见了。此后处理中,再未见到该女子。

上海“孙中界钓鱼执法案”的代理律师郝劲松,当前对黑车的认定太过草率。拼车或者搭顺风车,不应定为黑车。黑车应该是经常性的、以营利为目的的无照营运行为。而“钓鱼执法”等取证程序错误,取证难度大不能成为违法取证的借口,以欺诈、引诱胁迫等方式取得的“证据”都应无效。

适用法规

法规繁杂处罚标准多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认为,对于黑车整治,统一执法依据非常必要。

“马自达”被扣一周后,郑峰到交通执法总队接受处理。

他拿着朋友公司出具的“委托陪客户游览”证明,仍被认定非法营运罚款6万。

郑峰被认定拉黑活,通知书上写着,违反《道路运输条例》。

老杨同样被查,处罚决定书写着,违反《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

今年4月,开具给司机小马的罚单上,违反《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

同为查处黑车,为何依据法规不同?

北京市交通执法总队网站中,所列执法法规有《道路安全法》、《道路运输管理条例》、《无照经营取缔办法》等。此外,还有《北京市道路运输管理条例》、《出租汽车管理办法》等法规。

这些法规中,关于“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处罚数额不等、方式不同。

对此,行政法学专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认为,对于黑车整治,统一执法依据非常必要,应当针对汽车无证经营制定明确专门的法规。

[责任编辑:meipeng]
在这里,读懂汽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汽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汽车”,获取更多汽车资讯。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汽车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Bitauto易车网车市资讯

企业服务

汽车图片站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