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汽车 腾讯汽车 > 资讯频道 > 评论分析 > 正文

美股评论:通用汽车重生的最大功臣

2010年11月18日12:24腾讯汽车综合报道我要评论(0)
字号:T|T

重组之后的通用汽车周四就将再度登上IPO的舞台。他们是如何起死回生的?著名金融作者格拉德威尔认为,事情主要是应该归功于瓦格纳。《纽约时报》撰稿人索金(ANDREW ROSS SORKIN)则不以为然:尽管私募股权行业声名不佳,但是他们的贡献是不容否认的。

以下即索金的评论文章全文:

格拉德威尔(Malcolm Gladwell)历来讨厌私募股权投资。

格拉德威尔作为一位作者声名显赫,《眨眼之间》(Blink)和《异类》(Outliers)等都影响颇为巨大,而这位作者最近又扮演起评论者的角色,为拉特纳(Steven L. Rattner)的新书《大修》(Overhaul)撰写了一篇评论文章。文章发表在《纽约客》上,而其最显眼的地方与其说是格拉德威尔对这本书的看法,还不如说是他借题发挥的观点——他的文章几乎每一处都在提问:金融家是否能够做到超出金融工程范畴之外的事情?

周四,通用汽车的IPO就要和市场见面了,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这家一度奄奄一息的企业,预计身家将超过500亿美元。参考这一事实,格拉德威尔的问题显然不仅仅只有理论价值。

至少目前看来,通用汽车已经成为了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东山再起故事之一的主角,那么,这一切是如何做到的?

当然,按照传统的思维方式,通用汽车的起死回生应该归功于白宫引入的私募股权和重组方面的专家,拉特纳领导下的所谓“汽车团队”。

不过,格拉德威尔可不是这么想。事实上,他提出了一种截然相反的论点:通用汽车的新生应该归功于一个已经被人们长久忘记的人,前任首席执行官瓦格纳(Rick Wagoner)。

格拉德威尔在文章当中援引了汽车研究中心(Center for Automotive Research)的德齐泽克(Kristin Dziczek)的观点,后者估计“‘新’通用汽车可以说大约85%是瓦格纳在美国汽车工业联合会(UAW)配合下的工作的产物,其余的15%则归功于汽车团队的努力”。

格拉德威尔认为:“这似乎是正确的:汽车公司的优劣,归根结底是要看他们产品的成色,教一家巨大的汽车公司重新学会制造一部品质可靠的产品,这一点在私募股权基金的时间表上是不存在的。”格拉德威尔表示,是瓦格纳“将这家世界最大的公司从毫无竞争力的渡渡鸟变成了丰田本田必须认真面对的对手”。

居然是这样?

通用汽车公司正是在瓦格纳的管理下走向破产的,这是不折不扣的事实。如果没有纳税人的慷慨解囊,通用汽车现在已经不存在了。

或许,格拉德威尔改写历史,是为了达到自己的鼓动目的,但是必须指出的是,他的观点其实是很说明问题的——说明了公众是如何看待私募股权这个世界的。事实上,私募股权行业和其众多的游说者们多年来一直在努力,希望能够向公众证明自己的价值,为了这个目的,他们已经进行了多种研究和发布了多种白皮书。

这一次,格拉德威尔可以说是在眨眼之间(有意的双关)便触及到了一直困扰这一行业的形象问题的根源:“这一行业的神话是,在华尔街上空盘旋着,随时准备对准某一目标俯冲下去的专家们并非单纯的经济机会主义者,并非单纯只会买进、拆分和出售公司,以此获取极大的利润,而是重生的建设者。”

事实是,如果通用汽车的产品全都乏善可陈,那么即便公司进行了重组,也不可能有现在这样的价值。在这一点上,应该说格拉德威尔是正确的。现在那些通用汽车行驶在路上的产品,其功劳应该归于瓦格纳和他的团队。

不过,格拉德威尔接下去就走得有点远了,称这一转折故事是“金融工程学的一幕”。他宣称,汽车团队“利用了破产方法的威力来让通用汽车摆脱一些以前一直都困扰着他们的债务”。

他是正确的,通用汽车的转折故事归根结底是一个金融工程案例。尽管“金融工程”这样的字眼现在似乎已经带有了若干的贬义,但是在这一案例中,它实际上是发挥了积极作用的。事实上,通用汽车的重组是为我们提供了一个研究对象,帮助我们弄明白私募股权和重组行业何时和为什么能够发挥作用。

当然,这并不是说私募股权的世界就是完美的,相反,它的缺陷常常是很明显的。毋庸赘言,私募股权行业几乎从来不曾开发出足以改变行业面貌的新技术或者新产品,但是这显然也并非他们的职责所在。在很多时候,私募股权公司的确会让企业背负太多的债务,多到后者实际上根本不可能面对的程度。

不过,在同样多的时候,私募股权公司也可以做出那些企业当时的管理者不能,或者不愿做出的艰难决定。不错,通用汽车的产品序列或许应该归功于瓦格纳,但是他却不愿意放弃那些其实已经失败的品牌,或者是拿出有效的措施去控制早已失去控制的成本。

这里,便该私募股权行业大显身手了。格拉德威尔强调指出的事实是,无论是拉特纳,还是瓦格纳的继任者惠特克(Edward E. Whitacre),其实都不是来自底特律,对汽车行业也都所知甚少。(事实上,他也完全可以将同样多描述加到新首席执行官阿克森(Daniel F. Akerson)的头上,后者也是来自私募股权行业,甚至还有一些通用汽车的董事会成员,比如企业重组专家邦德曼(David Bonderman)。)

不过,对于某些特定的公司而言,在某些特定的时刻,他们可能确实是有必要引入一些外部的人员,而后者的履历表上应该有“金融工程”方面的经验。

[责任编辑:skyliu]
在这里,读懂汽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汽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汽车”,获取更多汽车资讯。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汽车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Bitauto易车网车市资讯

企业服务

汽车图片站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