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汽车 汽车 > 用车频道 > 交通新闻 > 正文

高速开车冲撞养路工 肇事者称揉眼睛所致

2012年10月19日09:42新闻晨报[微博]赵 磊 姚克勤我要评论(0)
字号:T|T

□夜幕降临,全家人仍在商量,怎么凑钱为毛毛赔偿死者,以取得死者家属的原谅。

□晨报特派记者 赵 磊 姚克勤 江苏启东报道

“毛毛(肇事者毛某的小名)开车撞了人,5死、3伤……”10月15日11时,陪在儿子身边的毛辉,在沪陕高速亲眼目睹了儿子驾车失控撞向养护工人的惨烈一幕。几天来,奔波来往于上海崇明和江苏启东之间处理善后,他睡不着、吃不下,时刻惦念着已身陷囹圄的儿子,更要为死者巨额赔偿借钱,如今双眼通红,嗓子沙哑。

昨天下午,晨报记者在江苏省启东市南阳镇的一户农宅找到了毛辉。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媒体和网络之前疯传毛毛因捡眼镜而引发车祸的说法有误,儿子因佩戴隐形眼镜一昼夜后,因眼睛发痒揉眼睛,才酿成了惨剧。如今,这场突如其来的车祸不仅碾碎了5名养护工人的家庭,也让毛毛一家陷入深深的困境。

肇事者父亲不敢打招呼

事发后,不少遇难者家属在邻居的陪同下,赶到现场。在现场,他们并没看到毛毛。“我们后来知道,他今年18岁。”

毛毛究竟是个怎样的人?记者经过多方查找,最终确认毛毛的老家位于江苏省启东市。昨天下午,记者来到毛毛位于启东南阳镇的老家。他在这一直住到初中毕业,此后便被父亲接去上海继续念书。

进入启东,沿省道开行近10公里后,采访车驶入一条乡间小路。小路的两边长满杂草,宽度仅够一辆轿车通行。采访车走走停停,记者不断下车打听,当提到毛毛的爸爸毛辉的名字时,有几个村民立即沉默不语,随手摇摇头,“不知道,不知道。”

见记者仍然挨家询问,他们又赶上前叫住记者,“毛毛撞了人,这几天他为毛毛的事情,在崇明忙着,不在启东……”

村民们说,他们在电视上看到肇事轿车的车牌号,才知道是毛毛出事了,“毛辉其实是个不错的人,我们不告诉你是不想让你们打搅他。”

记者和村民边走边聊,走到一处矮旧的平房前。一名腰系围裙的中年妇女正在低头收拾花生。记者问她是否认识毛辉,她抬起头,眼神警觉:“他不住村里,住在上海,为儿子的事情,去崇明了。”

她给记者往南边指了指,说那里有个房子,是毛辉的家。然而,小路尽头的小石桥狭窄,车辆根本无法通过。住在桥边的村民说,给记者指路的是毛辉的姑姑,“毛辉在村里没房子,住在上海。”

那位妇女见记者返回,低下头向右指了指轻声说:“他回来了……”按照她所指的方向看去,一个黑壮魁梧的男子站在路边,正看着记者。

这名男子就是毛辉,待记者说明来意,他说,自己早就看到记者了,只是一直不敢上前打招呼。

村里人说毛毛特别乖

20年前,毛辉只身闯荡上海。一年多后,带着打工挣来几千元钱,返乡娶亲。18年前的冬天,毛毛呱呱落地。而他则继续在外打工挣钱。四五年前,他接毛毛去上海念书。

那名为记者指路的中年妇女名叫毛秀兰,是毛辉的姑姑,在毛辉去上海后,她帮着毛辉带毛毛,“孩子特别乖,抱着手里,不哭不闹,很喜欢笑。”

家里人说,毛毛是个乖孩子,不会叫人操心。念书的成绩虽然一般,但不任性,也听管。同村的不少老人还记得,毛毛念小学时和同学从不吵架,“他特别安静,别人开他玩笑,推推他,也没见他和谁急过,就是笑笑。”

在毛辉看来,儿子的成绩一般,“实在想不出,他究竟是哪个方面突出。”不过,作为父亲,他也为儿子今后的前途担忧,想叫他有一技之长。为了锻炼毛毛,更为他的学习着想,小学和初中时,他安排毛毛寄宿在老师家里。“每次打电话给老师,老师都说他很听话。”初中毕业后,他把毛毛接到上海念书。

毛辉常陪儿子练车

毛毛读了中专,成绩依旧一般,“但他很乖,没惹过事,也没打过架。”这样温和的性格比起成绩更令毛辉满意,“我从没打过他。”

中专毕业后,毛毛到一家职业学院就读,学的专业与建筑类有关。毛辉说,不指望他学什么就做什么,就希望让他多学东西,在社会上多磨练磨练。

今年春节过后,毛辉带儿子到一家驾校报名学车,这时,毛毛已满18岁了。

“我曾经去驾校看他学车,教练很喜欢他。”在毛辉的印象里,儿子掌握的驾驶技术不错,也很扎实,“每次考试,都是一次性通过。”

毛毛7月份拿到驾照,到今天不过三个多月,事发前,毛辉经常叫儿子开自己的轿车练习,“我不在的时候,绝对不允许他自己开车,我在的话会让他驾驶,趁热打铁,多积累些经验。”

“13条违法记录是我留下的”

每次回启东,毛辉都坐在儿子身边指导儿子开车,在他看来,儿子已经开得很不错了,更不会超速违规行驶,“他很小心,网上说的13条肇事车交通违法记录,都是我开车时留下的,和他无关。”

10月9日,他带着毛毛回了老家,这次,是回家给儿子提交办理兵役登记的体检证明,一家人在老家开开心心住了几天。期间,村里很多人看到毛毛开车带着爷爷去镇上,“我们打招呼也不会扭头,看着前面,开车的速度,比我们走路快不了多少。”

邻居们说,毛毛当时开车出了事,他们几乎不敢相信,“他看起来开得不错,也开得慢,怎么会……”

拿出2.5万转交死者家属

毛辉的轿车,在村民们看来很羡慕,不少人都知道,他在上海卖手机,是个“老板”。有人说,他还在上海买了房。

毛辉说,实际上他手头并不宽裕,更没在上海买房,他在卖手机不错,但不算是老板,只是在数码城租了一个不大的柜面,每个月的租金就要8000元。他说,这两年其实一直处在亏损状态,“现在手机利润很低,每年都要亏个8到10万。”

毛毛小姨韩彩亚告诉记者,由于姐姐受此事打击太大,一直卧床不起,她很愿意与家人到死者灵前磕个头,向家属诚心诚意地道歉,“然而,我们怕家属激动,不敢去。”昨天上午,毛辉听说死者近期出殡,但他不敢去,于是,他拿出2万5千元,分成5份,请办案民警交给家属。

“再次向家属道声对不起,请你们转告。”夜幕中,毛辉执意将记者一行送到路口。一路上,他告诉记者,他不敢把这事告诉毛毛的同学和老师,更怕儿子今后遭受议论使他丧失信心,“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借钱,以最大的能力和限度赔偿死者家属,也希望死者家属能够真正谅解毛毛,他还是个孩子,犯了错,希望大家宽恕。”

爷爷摘棉花欲为孙子还债

毛毛的祖屋是一幢破旧的平房,门框已经裂开,外墙斑驳脱落,瓦片上积着厚厚的灰尘,和村子里的不少瓷砖贴面的小洋房比起来,寒碜了不少。

毛毛的爷爷今年67岁,几年前摔伤了腿,至今走路仍有点跛。房门口的空地上,晒着五六斤棉花,这是他最近从地里摘回来的,准备卖了给儿子毛辉还钱。

“欠了别人那么多债,我能帮忙还点就还点。”老人满是沟壑的脸上写满了无奈,他把棉花摊放妥当后,又从屋角搬出半蛇皮袋的花生,倒在余下的空地上,用钉耙仔细地摊匀。

花生在当地被叫做长生果,是一种寓意长寿、吉祥如意的食物,这袋花生是毛老汉前不久从地里采的,本想炒熟后等孙子下趟回家时带到上海。如今,他指望将这些花生换几张人民币,给孙子还债。

[家属说法]

毛辉讲述事故来龙去脉

“只因揉了两三秒眼睛,车子就偏离了……”

毛辉向记者道出了当天车辆肇事发生的前因后果。在他们返回上海的前夜,毛毛发现装隐形眼镜的小盒子坏了,由此他一晚上没摘掉隐形眼镜。

毛辉说,当时车开到一处上坡的区域,毛毛抬手揉了一下眼睛,之后接着再揉,前后仅两三秒时间,“他说眼睛不舒服。 ”

说话间,车子偏向内侧车道,发出巨大的撞击声,“车辆直到一百多米才刹住。 ”毛辉下车一看,七八个工人倒在路上,“出大事了!”毛辉心里一沉。他看看儿子,毛毛急得哭出声来,“刚才眼前一片黑……”

“爸爸怎么办? ”毛毛哭着问他,毛辉稍微镇定了下。 “快报警”,他一边说一边掏出手机,而毛毛也掏出手机,父子俩同时报警求助。

毛辉说,父子俩眼看对面拔草的工人跑到事发区域,趴在被撞倒工人身上大哭。他随即先将轿车的双跳灯打开,然后跨过隔离栏,从对面拿过10多个隔离墩摆放在事发区域,防止发生二次碾轧。

“但是毛毛开车绝对没有超速,时速应该是在80-90公里间。 ”毛辉强调,目击者可能并没听清楚毛毛当场的辩解,“眼镜掉了捡眼镜”更是误传。

[律师观点]

事发后毛毛未离现场,报警通知救人应属自首

昨天,上海佳通律师事务所陆路路律师也来到毛辉家,为他提供法律咨询服务。陆路路表示,毛毛酿成的这起5死3伤的事故属于特大交通事故,涉嫌交通肇事罪。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肇事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死亡三人以上,负事故同等责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死亡二人以上或者重伤五人以上,负事故全部或者主要责任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至于毛毛的具体量刑,法院需根据交警部门的事故责任认定结果做出判决。

陆路路说,在这起事故中,毛毛没有离开现场,第一时间拨打电话报警,通知救护人员营救伤员,符合自首情节的规定,可减轻或从轻处罚。

(新闻晨报)

在这里,读懂汽车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添加腾讯汽车官方微信;
您也可以在微信上搜索“腾讯汽车”,获取更多汽车资讯。

搜索热词:

江苏省启东市 毛辉
[责任编辑:huhu]
登录 (请登录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 分享至: 腾讯微博
如果你对汽车频道有任何意见或建议,请到交流平台反馈。到微博反馈

Bitauto易车网车市资讯

企业服务

汽车图片站

推广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