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终难免矫情

暖心力量

就算在12月北方刺骨冬日也能有让人暖心的能量吧。

比如是朝南阳台一下午独处,

旁边有冒热气的茶碗和随便一本书,

那种荒芜孤独感与自足的幸福通过阳光放大,更加有十倍的欢愉。

也可以是场瓦格纳的《罗恩格林》,

虽然掐头去尾,没有看完全场,

但从国家大剧院走出,一轮半月低矮悬在夜空,四周的清冷星光上下连成一片,平静和安定的磁场也让人十二分满意。

又比如,

偶尔能收到网上热心朋友的留言。

上一期《问道》播出后,那位叫“浪子广哥”的网友先是鼓励:“支持《问道》,继续努力”。

继而又说:“只不过现在关注国产自主品牌的人太少,希望多报道真正做国产自主汽车的企业!”

这样热血,马上给我注入充沛正向情绪,整个人积极起来。

价值观

当然也是在最近,某次节目录影,

被一位资深汽车媒体主编问倒,他说:“你们栏目的价值观究竟是什么?”

初听不太确定,再问一遍还是“价值观”三字,不知如何作答,反问他:“难道你们有?”

“当然,我们会更加支持真正自主以及对中国汽车产业一切有积极正向作用的人、事和企业。”

记得栏目半年盘点手记中曾说,《问道》要做的只是“说故事”的人,

那时的认知,更多的是作为第三方观察者身份,让更多人透过栏目视角去看企业,并不想代入太多立场。

至于“价值观”,

真是觉得,在商业媒体之中说出口这三字都显得十分矫情。

可从被问那天至今,脑中回放这近一年栏目采访的人和事,

不能说诸如宾利法拉利宝马等世界一流车企没有精彩故事,

只是觉得,对自主车企有种天生亲近,他们的讲述总是更打动我,当然也因为里面有许多逆境/向上/奋斗/失败/从头再来,所以显得格外有辗转跌宕的细节。

于是不否认,在这跟红顶白的世界,内心里,还是有最原始的立场与价值判断。

烈士

其实烈士一词最早并没有牺牲的意思。

《韩非子.诡使》定义“烈士”:好名义不仕进者,世谓之“烈士”。

珍惜爱惜自身名义,追求“大义”而非“仕进”,不为了做官赚钱就牺牲名义和大义原则,这样的人才能称为烈士。

媒介力量有时似病毒,传播速度之快,入人心之深,感染范围之无远弗届。

因而,如“烈士”之有价值观便显得十分重要和珍贵。

《问道》这期采访东南汽车

这是一家起点很高,却沉寂太久,希望重新回到主流汽车市场的企业。

它正迫切需要改变模式,更多的将自己当成一家本土车企去发展,加快本土化与正向研发。

如果单就“价值观”这点来说,这些本土车企们的经营状况与自主产业正向发展路径,也许,会是《问道》将来关注的重点。(赖欢欢/文)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汽车微博)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汽车)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专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扫一扫,爱车轻松购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下载【购车通APP】;
    看车选车找优惠,金牌顾问帮买车。
    [责任编辑:chanellai]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