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改装当人生目标 汽车狂人的改装精神

喷绘绚丽车漆,加装大包围、翼子板,改变轮毂颜色,加粗排气管……如果你觉得这样就能打造出一辆牛逼哄哄的改装车,那我不得不说,你离“发烧友”的程度还差十万八千里,充其量不过刚入了个门。在外人看来,花上比买车还要贵上几倍的价格改装一辆车,简直是疯了,可就有这么一群“疯子”,将改装当成人生目标,甚至不惜倾其所有。别不相信,或许你身边就有这样的汽车狂人。

打造童车界泡妞利器

在常人印象中,汽车改装与造车一样不仅是门技术活,更是需要汽车工业知识、机械知识的脑力大工程,因为准入门槛不低,所以一般玩家只有给改装厂送钱的份儿。然而改装就像一个无底洞,唯有真正爱车懂车之人才会舍得花时间下血本、自己动手进行改装。

微博用户@CSG王超微博)在个人微博上秀出亲手为儿子打造的敞篷车。没错,它就是辆敞篷车!它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玩具车,而是以真车为蓝本,具备与真车相同的操控感和路感,甚至在用材和技术含量等很多方面超越普通真车的迷你敞篷车。车身整体采用碳纤维材料,转向灯、近远光灯、制动灯、倒车灯等全套LED灯光系统齐备。内饰方面,实木方向盘、油耗表、速度表一应俱全,反正真车该有的它全都不缺,甚至还采用了智能无钥匙启动装置。更令人惊叹的是它的底盘与悬架系统,中置后驱底盘,全副采用航空铝制成,并采用四轮液压碟刹系统,极限速度可达130km/h。这样的一辆儿童车,搁在成人世界就是一高帅富座驾了。若想知道该车的制作成本,抱歉,制造者表示,由于车是给自己儿子开的,所以“不计成本”!

倾家荡产 造车圆梦

如果说@CSG王超的大师级“改装”手艺源于他本身对车的了解和身为某工业设计公司老总的特殊身份,那另一位农民身份的改装牛人刘声的事迹可用咋舌来形容,光凭他十年间手工自制20多辆汽车,就足够让人叹为观止了。

刘声是辽宁省的一个普通农民,汽车对村里的很多人来说是与他们日常生活八杆子也打不到一块去的奢侈品,但刘声与汽车却有着不一般的渊源。十几岁的时候,刘声去新城参加文艺汇演第一次坐上汽车。和大伙挤上塞得满满的解放车,刘声觉得整个世界都在晃悠。从那以后刘声就迷上了汽车。后来,为了能够开车,刘声放弃了去区文艺宣传队的机会,而是去了造酒厂,因为在那里能摸到车。此后,他又在当地办起了第一家汽车运输队,开起了第一辆出租车。他曾经凭借勤劳和聪明成为辽宁当地受人尊敬的富翁,但却挥霍如土地将百万家产变为一辆辆“中国造”轿车。

1995年,刘声花了几千块钱,买了辆1980年产的上海牌轿车,开始动手改造。1996年,在没有任何专业资料数据的情况下,刘声把那辆上海牌轿车加长,改造出他的第一辆轿车,并命名为“东方明珠A型”。除了发动机、变速箱、后桥、前悬挂利用老上海轿车的原件外,其它部分全部是刘声手工敲制出来的。刘声从来没受过任何汽车方面的专业知识与技能培训,凭着一股造梦的热情与刻苦钻研的精神,硬生生自学成师。1997年,刘声又将一辆上海牌轿车改装成了“东方明珠B型”,有了前一回的经验,这次改装所用的时间比第一次少多了。“东方明珠B型”加长概念车,是“东方明珠A型”车的改进型,车身长8.28米,是当之无愧的亚洲最长豪华车。改装这两辆轿车几乎花光了刘声所有的积蓄,可他依然不甘心,改装旧车只是起步,他的梦想是要造出自己的汽车。别以为他是痴人说梦话,因为他真的将一切变为了现实。

自己多年积攒的钱都花完了,资金成了他造车计划的最大阻力。此时周围的朋友给了他继续实践梦想的信心,雪中送炭的5万元让他得以继续圆梦。

造车除了资金,材料的匮乏也令刘声逐步陷入窘境。无奈之下,他只能走遍汽车市场,反复观察。他曾多次跑到沈阳,购买汽车模型、发动机、车前挂这些必备品,为了挑选汽车零部件,他花费了很多心思。在一切准备妥当之后,他便和一个徒工在自己家的大院里叮叮当当地造起汽车来。手钻、台钻、电焊机和砂轮机,这些颇为原始的工具,变身为两人造车的“利器”。两人的汽车知识虽然已是圈内级别,但由于缺乏现成的图纸,更没有专业的技术工程师在旁指导,因此他们经常造造停停,边琢磨边开工。刘声说,设计图的一点一线都是自己用铅笔画的,全凭自己琢磨。2003年冬天,汽车终于造成了,是一辆1936年的“奔驰500”老爷车,是那个年代全球最奢华的轿车。

车是我的精神寄托

无论是为梦想一掷千金的农民汽车造梦人刘声,还是父爱深深为儿子度身定制牛逼座驾的设计公司掌门人王超,假使时光倒转100年,说不定他们就是当时的卡尔苯次和戴姆勒。

2012年中国市场汽车年销售数量1320万辆,超过欧洲的1250万辆,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中国汽车业的高速发展诞生了一大批痴迷于车、将改装视为毕生热爱的民间玩家。

“想改装车,必须得真正爱这东西。我从早晨睁眼到晚上睡觉,心里想的全是车。用句通俗的话说,车就是我的精神支柱。”在墨尔本念了11年书的刘昕亮2005年回国,自然而然把墨尔本的汽车改装文化也带到了国内的生活中。墨尔本是个盛行车辆改装的城市,大约30%的车都经过改装,市中心的比例更高,有50%甚至更多,浸润在这种改装文化中的刘昕亮,将骨子里男人对车的征服欲望彻底激发了出来。

虽然比起欧美日本等汽车工业发达国家,中国的汽车改装文化还处在萌芽发展期,但从蓬勃涌现的改装俱乐部和改装车展来看,车已不再仅仅是四个轮子的代步工具。就如刘昕亮所说的,车是一种精神支柱,或许目前抱有这样想法的仅是小部分群体,但在一个微博盛行讯息高速发达的社会,具备强势生命力的文化渗透不会需要太多的时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媒体合作杂志专区-菁英车主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扫一扫,爱车轻松购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下载【购车通APP】;
    看车选车找优惠,金牌顾问帮买车。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michellew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