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省政府分拆昌河:徐和谊静观其变

日前记者从多方获悉,谋划自治许久的昌河汽车很可能要迎来自己的“独立日”——目前中国长安已与江西省政府方面达成一致意见,将昌河汽车中的景德镇基地和九江基地以重组或其他方式剥离出长安体系,而隶属于昌河汽车的合肥基地划归长安。

昌河汽车独立之后将引入战略合作者,通过兼并重组的方式,将昌河资产兑换成股权卖出,目前对并购昌河表示出强烈意愿的是北汽集团。

今年6月,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曾公开表示:“今年下半年,北汽在兼并重组方面至少有一个大动作。如果一切顺利,年底之前可能兼并重组两家汽车企业。”

根据北汽集团内部确定的“入围条件”:北汽的收购对象首先要对该企业扩大规模的战略布局起到重要支撑作用;其次要具有汽车生产资质;第三,能够在技术上提供突破性帮助;第四,最好是国企。这四个条件昌河汽车恰好符合。

目前北汽与长安已经在原则上对昌河汽车的收购达成共识,并且与江西省政府进行了沟通,但仍需获得国家有关主管部门的批复。截至记者发稿前,北汽、昌河与长安方面拒绝就此事发表评论。

最新的消息表明,北汽正在对昌河并购进行最后的努力,最大的阻力来源于江铃汽车。不过如果并购昌河不成,北汽还有另外一张牌,收购江苏镇江汽车制造厂。此项收购已经谈定。

江铃无心无力?

北汽并购昌河汽车还在做最后的博弈,原因是昌河汽车的命运还存在另外一种可能:在江西省政府的主导下,分拆后的昌河在景德镇和九江的资产与同属江西省的另一家汽车企业——江铃汽车进行整合。

不过昌河汽车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江铃与昌河汽车并购的可能性和并购结果并不乐观,首当其冲的是,江铃汽车股权关系非常复杂,其中涉及长安集团和福特集团,而且江铃、福特、长安三方关系非常微妙,博弈重重,这将给并购带来很大阻力。

2004年12月,长安正式整合江铃汽车,长安汽车(微博)和江铃集团各自出资5亿元,组建江铃控股公司。而江铃控股持有上市公司江铃汽车股份有限公司(000550,SZ)的41.03%股权,成为江铃股份第一大股东。但此后,长安对于江铃的支持力度被业界诟病,而江铃则通过深化和福特的合作关系,特别是重启轿车业务制衡长安。

不难判断,江铃与昌河的属性、以及江铃作为上市公司的身份,决定了江铃与昌河汽车重组的意义不大。“江铃属于地方国企,而昌河有央企背景,即便江铃愿意接手昌河,也无法实现实质上的管控,而且江铃是上市公司,昌河近两年并未实现扭亏,纳入该资产,只会增加江铃汽车的资产负债率。”知情人士称。

实际上,早在昌河与长安发生分歧之后,江西省政府就打算让江铃来接管昌河业务,已经接手太原重汽的江铃并不愿意再增添另一个负担。今年1月8日,江铃汽车股份收购太原重汽100%股权,对太原重汽实施兼并重组,江铃重型汽车有限公司挂牌成立。

重要的是,任何兼并重组都需要重组双方的管理层拥有非常强烈的意愿,重组双方具有很大的互补性。目前江铃控股旗下的核心产品是自主品牌——陆风乘用车,但是销量一直不温不火。

而江铃股份依托于福特的技术,侧重于轻客、轻卡、皮卡、SUV四大系列,目前正急于依托福特的支持,重新启动轿车项目,而昌河汽车涉及的微车领域对于江铃意义有待商榷,但北汽在现有微型车的基础上,并购昌河做大微车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

并购方到底以什么样的名义进行并购,能够提供怎样的支持也十分重要。“长安集团并购昌河汽车失败的一个原因就是,长安以集团名义进行并购,对昌河没有资金和技术支持。”昌河有关人士表示。

显然在技术和资金方面,江铃都很难给昌河汽车提供更大的帮助。江铃与昌河的联合,很难达到“1 1〉2”的效果。

北汽入赣的理由

徐和谊对昌河汽车的觊觎早在5年前便众人皆知,后来由于种种原因,隶属于兵装集团的长安汽车最后奉命接手了昌河。

但倔强的徐和谊并未因此而彻底放手。他不仅于2008年从昌河方面挖来了原昌河汽车总经理蔡速平(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接替北汽控股原副总经理童志远,同时在昌河被长安重组后,还诚邀昌河汽车副总经理旷光华加入北汽。这两个人物在北汽再度收购昌河的计划中贡献不小。

2012年昌河汽车因听闻中国长安计划在整合长安铃木昌河铃木的基础上,把昌河铃木生产资质转移给长安马自达(微博) 使用而以罢工抗议。之后双方关系虽有所缓和,但实际上长安对昌河已经失去了管辖权。

今年4月20日,独立参展上海车展的昌河铃木以发布双品牌战略的方式,表明“自治”姿态,此时长安与昌河已经貌合神离。而此时北汽收购东南汽车计划落败,而东临福建同处于中国东南部的江西昌河汽车再次进入徐和谊的眼中。这是北汽尚未进入的一片空白地。

在此之前,北汽先后通过兼并和自建的方式在中南株洲、华南广州、西南重庆和华北北京四个方位完成了均衡的战略布局,但富饶的东南地区,北汽始终没有“据点”。

昌河汽车所在的地理位置对北汽而言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意义。它南连广东、西接湖南,可以贯穿北汽在中南、华南的两个基地。特别是昌河汽车在发动机、变速器上的微车配套技术,正是北汽株洲微车基地所需。

“北汽收购昌河后,不仅可以获得昌河铃木的汽车生产资质,与铃木汽车间接有了合作关系,填补在小型车领域的生产空白,同时还可以获得昌河汽车在微车领域的生产技术,进一步增加北汽的微车销量。”知情人士称,现在并购的关键点是江西省政府是否愿意接纳北汽入赣。

长安“捉放曹”

北汽在扩张,长安却在收缩自己的势力范围。“为了保证财务报表上的利润增长,长安已经放弃了三年前狂飙突进式的战略扩张,而是有选择地重点支持某些企业,放弃某些企业。”知情人士称,在这张放弃的名单里,除了昌河汽车,还有前不久合作告吹的云内动力。

实际上,自2009年长安奉命从中航工业手中收编哈飞、昌河后,中国长安设想的“三箭齐发”战略从未真正实现。长安除了拿自己的几款产品到哈飞、昌河处代工生产外,至今这两家企业的销售业绩也未摆脱亏损泥潭。

据相关数据统计,2011年和2012年,哈飞轿车月销量不足千辆,产能大部分闲置,而昌河方面自罢工事件后,已与中国长安“撕破脸皮”,早已处于自治状态。长安为昌河方面设计的昌河铃木与长安铃木整合计划也成为泡影,这直接导致了铃木与长安方面的关系逐渐疏远。

长安曾向证监会承诺,当哈飞、昌河具有连续两年盈利能力时,两家车企资产将注入到上市公司长安汽车中。如今三年已过,哈飞、昌河已成为长安沉重的心理负担,为了今后上市公司不受其拖累,长安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据记者了解,昌河“独立”后,长安与江西的缘分并未因此而断绝。昌河汽车目前拥有两个整车生产资质,一个归昌河铃木所有,一个归合肥昌河所有。昌河铃木有景德镇、九江两个生产基地,主要生产铃木牌汽车,合肥昌河主要生产昌河自主品牌的福运、福瑞达微面和福瑞达单双排车。

长安与江西方面商谈的结果是,将昌河铃木旗下的景德镇、九江两个整车生产基地、发动机工厂和生产资质剥离;而合肥昌河的生产基地和资质仍归长安管辖。今后,长安将把旗下的自主车型导入合肥,从而将合肥昌河变为长安在合肥的生产基地,产品由长安重新注入,原来生产的昌河车型则设法回归江西,有可能纳入到北汽名下。

“将合肥昌河划归长安并不是一种补偿,而是早已有之的战略规划。”知情人士称,在2009年重组之时,合肥昌河因地价过高,长安便放弃与中航工业签订相关的战略合作意向书。而合肥市政府并不愿意放弃这次重组机会,单独向长安表示,可以在合肥高新技术园内批一块地给长安,作为长安在合肥的战略基地。

今年7月初,合肥市委常委、副市长韩冰在会见中国长安副总裁连刚时表示,“希望与长安集团进一步保持密切合作,加快基地建设,开创央企和地方合作共赢的新局面”。此时,昌河一分为二的独立计划已经成形。

“将昌河景德镇、九江基地放行后,长安会加快推动福特进入东北地区,通过福特与哈飞合资的方式,盘活东北三家工厂,哈飞汽车(微博)、东安动力和东安三菱。同时为成立不久的长安PSA和长安马自达做好前期准备,力图将后两者的资产转入上市公司长安汽车中。”知情人士称,现在长安的想法是,与其伤及十指,不如断其一指。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扫一扫,爱车轻松购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下载【购车通APP】;
看车选车找优惠,金牌顾问帮买车。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poniufu]

热门搜索:

    登录
    同步:

    最热评论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