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实现新目标作不懈努力——对话安进

2003年,是安徽江淮汽车公司获得“大丰收”的一年,出色的成绩让江淮人感到自豪,在自豪的同时,他们也深深认识到,只有扎实和努力的工作,才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从公司总经理安进身上,记者看到了江淮公司前进的根源和动力——这就是兢兢业业的工作作风和对市场的深入了解和分析。 ——编者

收获的2003年

安进很忙,忙得曾两次与吴邦国同志擦肩而过。

一次是在1999年9月,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不久,吴邦国副总理来此视察,安进却在外省开会。

2003年11月,吴邦国委员长再次来江淮视察。这时,江淮已经建成全国规模最大、功能最全的江淮瑞风商务车生产基地。8万平方米的漂亮厂房里,冲压、焊装、总装等工序全部是自动化流水作业,单班能力已经达到年产4万辆。当委员长欣喜地坐在一辆瑞风商务车里,称赞它的舒适性时,总经理安进又在外地出差。

提起这两件往事,安进不无幽默地说:“我与吴邦国委员长无缘啊。”

2003年是安进最为忙碌的一年,也是江淮业绩最为辉煌的一年——

1月3日,由江淮汽车公司制造的近500辆卡车、客车,从上海港装上“澳泰罗”号远洋货轮,由此迈出了江淮汽车走向国际市场的可喜一步。

5月5日,“非典"最为猖獗的时期,5辆价值100万元的江淮瑞风商务车,及时地驶进了安徽省非典防治一线。

7月1日,江淮瑞风游艇版豪华商务车正式下线。这款寓静于动的商务车,尤如一艘劈波斩浪的游艇,全身浸淫着一股强烈的时代感召力。

7月24日,第二批发向国家海关总署的240台江淮瑞风商务车,在人们隆重的欢送下,依次驶向了全国各地。10个月前,国家海关总署首次买走180辆江淮瑞风商务车后,在国家各大机关竟引发了订购热潮,中国农行一次就签订了210台购车合同,中国建行100台,国家药检系统80台,国家税务系统120台……

10月18日,江淮人为同时面对的三件喜事兴高采烈:一件是他们自己的运动会在省体育馆隆重开幕;一件是10000台江淮瑞风商务车正式驶下生产线;第三件是国家国税系统再次向江淮瑞风发来了一笔大订单。三喜临门,标志着江淮事业的蒸蒸日上。

在业绩出色的2003年里,江淮汽车还实现了与韩国现代汽车公司同等规模化生产,取得了销售同比增长300%的优异成绩……总之,2003年成了令江淮汽车自豪的一年。

在这一个个令人目眩的光环中,安进总经理与每一个普普通通的江淮汽车人一样,依然是忙忙碌碌,马不停蹄,为着新的目标做着不懈的努力。

成功源于了解市场

能够顺利地采访安进,得益于江淮公司在杭州召开的商务大会。

“凭什么优势取得了今年这样的成绩?”我问他。

他说:“2002年,江淮汽车产销38000辆,2003年上升到55000辆,净增了17000辆,这个45%的增幅,对于一个年产10万辆规模的企业来说,确实是比较快的。其中,除了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确实也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安进接着说:“江淮的核心竞争力首先是从上到下大家都有一个强烈的发展意识,就是不断地追求卓越,而不为已有的成绩所满足。为了保持强劲的企业动力,公司在管理上、规模上、质量上、技术上树立了一系列标杆。这些标杆,既有内部的,也有外部的,与他们经常比一比,就会在取得成绩的时候,不断找出自己新的差距,这种做法已经成为江淮的传统,并逐渐形成了不断学习、顽强进取的江淮精神。另外,我们还摸索到了汽车工业的发展规律,其本质就是它的规模经营,没有规模的汽车企业,就别想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安进还对轻卡市场的细分作了深入的剖析。他说:“江淮的发展,主要得力于重视了小吨位产品的开发。过去,江淮一直在做轻卡中间的产品,最高吨位就是3吨。但是,随着这几年市场的变化,我们发现,这个产品的规模十分有限,我们所做的产品,恰恰是市场占有率最小的产品。同时我们还了解到,国内轻卡市场的占有率比率是,1至2吨的产品大概占60%,2至3吨的占29%,3吨的产品只占整个市场的11%。这一下我们就明白了,我们过去的规模之所以怎么努力都做不大,原因就是把产品定在了最小的这个11%的范围内。显然,这种规模是没有前途的,竞争对手那么多。但是辩证地看,这一档轻卡的技术含量又是最高的,附加值也高。我们已经是这一类产品的主力军,如果想扩大再生产的话,就应该把目光向下延伸。也就是说,如果在29%和60%两档中寻找我们的立足点的话,我们现有的工艺水平、技术平台和质量管理,就是一个明显的优势。因为我们3吨的生产平台,是三个档次中最高的,从此向下延伸,就有可能充分发挥这种技术上的优势,做出另外两个档次车中质量最好的车来。把高端技术用于经济型的车上,也是对用户的人文关怀。他们用买经济车的钱,却实现了高水平的享受。有了这两个优势,我们对占有新的市场当然会充满信心。”

从谈话中我发现,安进不愧为一位技术干部出身的老总,他对国内外商务车市场的了解之深,堪称是洞察秋毫。

他说,国际上对于轻型商用车的认识,大体上分为两块,一块是属于日本概念,一块属于欧洲概念。欧洲的轻卡概念有点模糊,叫做既有轻卡,又没有轻卡,原因是类似国内的依维柯、全顺等中客,在欧洲也被视为轻卡一类。如果把欧洲概念引到中国,就要同时考虑拉货和拉人两种功能。因此,欧洲概念的轻卡不适合中国国情。中国公路上跑的最多的车,实际上都是日本概念的轻卡,主要是它更注重使用功能,在价格上也有优势。因此,江淮一直在追踪和关注着日本轻卡的技术发展趋势。

“但是,轻卡这个东西,你说它复杂,它又不那么复杂。”安进说:“我从1983年了解日本轻卡以来,20多年过去了,却没有发现它们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车架有一些改型,内饰也更加人性化,舒服了一些而已。从我们掌握的1983年五菱卡车图纸来看,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但并不代表就没有一点变化。客观讲,日本轻卡的发展趋势是:第一,造型越来越趋于美观;第二是更加环保经济;第三是更加安全。从产品结构上看,中国的轻卡与日本轻卡没有大的差异。在日本街头上跑的轻卡,也跟在中国街头上看到的国产轻卡差不多。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一般来讲,汽车是要8至10年换一代的,可到目前为止,日本的轻卡也没有换代产品,这是为什么呢?会不会是由于日本走下坡路造成的?总之,这里面一定有一些值得深思的东西。”

安进对于国产轻卡的质量是十分自信的,他举例说,国内凡是坏在路边的卡车,不是因超载所致,就是假冒伪劣。因此,只要你看到在路边趴窝的卡车时,要先看它车上是不是拉了太多的东西。如果不是这样,那就肯定是粗制滥造的农用车。说到这里,安进自信地说:“我可以肯定地说,绝大多数中国制造的轻卡是不会坏在路边的。这是中国的一个伟大的进步,也是中国的一大优势!”

在谈到商务车的规模和乘用车相比时,安进说,如果你看一看中国汽车发展的顺序,就会发现,2001年、2002年、2003年,中国的汽车工业是从200万、300万发展到400万的。在这个400万的份额中,乘用车是在向上走,商务车却在向下走。但是,由于中国是有着巨大的发展空间,加上东西南北的差异很大,因此就绝对值而言,商务车的市场仍然具有相当大的潜力,不仅现在已经拥有的200多万辆是世界之最,将来仍会是世界之最,永远都是。

2004年已经来临。安进对新的一年充满了希望,他说,今年,我们的目标是力争12万台,其中轻卡争取7万台,MPV4万台,重卡暂未列入生产计划,技术上已没有问题,价格定位还需要再推敲。“不过,我可以肯定的说,即便是上重卡,我们也很从容,因为我们不是勒紧裤带上项目,而是利用充足的资本积累,利用自身的底气。”安进自信地说。(作者系《中国商报》副社长、《中国商报汽车导报》主编、《汽车人》杂志社长兼主编,写于2004年1月8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专题: 李苗苗专栏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微信扫一扫,爱车轻松购
扫描左侧二维码即可下载【购车通APP】;
看车选车找优惠,金牌顾问帮买车。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dollarjiang]

热门搜索:

    企业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