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安进:小小江淮的大盘思维

江淮董事长安进去年做成了件大事:整体上市。方案是江淮汽车通过向母公司江汽集团所有股东发行股份的方式吸收合并江汽,后者所有资产、负债、业务和员工都并入江淮汽车。

安进:小小江淮的大盘思维

江淮汽车“安进式”革新截图

江淮汽车“安进式”革新

12'31''

0

腾讯视频

江汽整体上市后,集团高管和骨干160人通过实勤投资间接持股,实现管理层利益绑定。一些企业折腾很多年实现不了的整体上市,江淮半年多就搞定了。而在此之前,安进(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做主引进的建投投资作为战略投资者进入股东行列,为整体上市铺平了道路。据信,后者凭成熟的资本运作经验,不但为上市相关一系列财务安排给出了专业意见,而且操盘到位。

江淮上市实现了一石三鸟。一则,之前非上市的零部件制造资产装入上市公司篮子,整合了产业链,甘蔗从头吃到尾;实现了混合所有制;实现了高管股权激励计划。安进下得一手好棋。

采访过安进的记者,大多觉得这位客车厂总质量办主任出身的董事长更像政府官员。讲话一二三四、条理清楚,不管面对一群受众,还是一对一,都很注意听者的反应,脸上永远挂着谦和的微笑。虽然90年代后期便进入管理层,但他和基层的关系很密切,对研发团队更为熟悉,曾亲自主持开发一系列商用车。

他一直强调商用车是江淮立身安命之本。的确如此,江淮在轻客、中客、大客、微货、轻货、中载、重载等全面开花,销量均进入前十。去年排名最高的是是轻货,销量达到17.5万辆,同比增长10%,而今年1-7月份则达到10.4万辆,同比增长11.4%。

唯一有点奇怪的事,安进并未将安凯汽车纳入到江淮资产中,安凯也是一家上市公司,其主要产品为大中型客车,虽然今年1-7月大客销量排名第七,同比增3.5%,但距离榜首的宇通几乎相差10倍。大客的目标市场狭窄,很容易胜者通吃。安进并未将安凯视为核心资产,因为后者的产品与江淮存在一定重叠,如果通过重组纳入安凯,很可能会造成“偏科”的安凯进一步边缘化。

安进经常半开玩笑地称“我们小小的江淮如何如何”,但安凯的处理上,并未一味“求大”,显示了这位老总的头脑之冷静。虽然所有的“总们”都称效益第一,规模不重要,但有机会扩张的情况下,能够抵抗诱惑,实际上能从效益角度出发,还是可贵的。

不过,安进在2014年接受的采访中,开始把江淮的战略形容为“商乘并举”,而非2012年、2013年时那么强调商用车,那时江淮在乘用车领域正经历低谷。这是因为在2014年,江淮的电动车研发取得了突破。

和其他自主车企一样,江淮也将新能源车项目看做赶超跨国企业的机会。在左延安主政(安进任副总)的2002年,江淮就开始了新能源研发。按照安进的说法,江淮是从组件和单元级别做起来的。他表示,在新能源领域江淮从一开始就坚持正向开发理念。

安进称,江淮在2009年才将“纯电动”确定为主攻方向。在轿车上开发了iEV1一直到iEV6。安进不无骄傲地说,“江淮是国内新能源产品最多,客车产品线最全,示范运营最广,产品市场占有率也在国内保持领先”。

他特别指出,“iEV4已经进入北京第一批新能源目录”。第一批的五家企业中,只有比亚迪和江淮不具备外资成分。而比亚迪由电池起步,发力电动车更早、更公开一些。因此,安进将“北京新能源目录第一批”无疑看做对江淮电动车技术实力的认可。

在老总们中间,安进尽管是做技术管理出身,但很少讲时髦的理念和概念性的技术。被提问到现在时髦的工业4.0和互联网等概念时,他不否认这两者能提高制造业的核心竞争力,他说,“离开了信息技术,一辆车都没办法生产”。不过,他仍然强调立足于制造业,“第三产业可能会超过第二产业,但是一旦没有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根本不可能存在。”

只有建立发达的工业,才能迎来后工业时代。而“发达”则意味着高端制造能力。他提到了“制造精神”,这是他为数不多的强调一个概念。“讲制造精神,本质上就是要追求质量最好的产品。”

安进认为,把低端的产品做到质量靠谱,值得信赖,才能有希望被中高端市场接纳,而不是立刻开发高端产品。安进的冷静总是无处不在。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汽车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汽车)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shso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