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汽车整车企业利税暴降近10%

近期国内经济面临增长压力较大,而企业经营压力尤其巨大。综合各权威机构数据看,国统局的15年上半年GDP增速为7%;国税局数据显示,上半年税收收入增速为3.5%;财政部数据显示,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利润总额28441.8亿元,同比下降0.7%。

从汽车行业看,今年汽车经销商日子不好过,整车企业的经营压力巨大,而汽车零部件行业效益较好。如果不改善购车需求,未来整车企业的利税下滑将更为严重,并可能传导到汽车零部件等更多环节。

1、整车企业经济运行态势急剧恶化

汽车整车企业利税暴降近10%

由于国家统计局的行业经济运行的总体数据发布要晚一个多月,因此我们本月只能进行隔月的月度跟踪汽车整车总体运行状态。国家统计局统计的14年的主营业务收入3.4万亿元,增长12%,而成本增长11%,生产运营处于较好水平。但15年的1-7月的收入增长-1%,成本增长1%,利润下降10%,总体看汽车整车行业的利润表现下滑较大,其中的税收1257亿元增长,出现大幅下滑106亿元。而14年的汽车行业税收是增长128亿元,可见15年1-7月的税收下滑是极其剧烈的。

2、合资与内资整车企业的效益分化

汽车整车企业利税暴降近10%

对比合资与内资企业的15年经济运行看反差较大,内资稍强,合资较差。合资整车企业15年的成本增长2%,收入增长0%,15年合资利润大幅下滑14%。而财务费用和管理费用也是增长较大。

内资企业15年1-7月内资企业的收入和成本均负增长,利润同比下滑5%。内资企业的增值税缴税大幅减少25%,体现了商用车企业的走势偏弱。内资企业的乘用车和卡车类企业的效益分化,乘用车在SUV类拉动下的利税较好,但卡车类企业的产销剧烈下滑影响利税巨大。

3、“大促销+降库存“导致整车企业的效益下滑

汽车整车企业利税暴降近10%

15年的车市增长乏力,1-7月的乘用车增速虽然仍有6%,但7月剧烈下滑到-6%,由此导致汽车经销商的经营压力大增。尤其是今年上半年的股市暴涨和波动带来车市消费的相对停滞。整车厂家为了拉动车市增长和缓解渠道矛盾,采取抓零售、降库存的两手抓的举措,形成了批发与零售的差异化走势特征。

从抓零售看,一方面加大促销,甚至是大幅降价,这在合资企业的近期的几次大规模降价中体现,前期的强势厂家的南北大众、上海通用都采取主力车型降价举措。而近期的韩系的北现和东风起亚也都是采取了强力的降价措施,这样的促零售的措施逐步显示效果。

从降库存看,库存资金占压和利息支出是经销商的成本的重要组成,中国特色下的资金高成本导致渠道的效益受到资金影响很大。而且随着7月的救市措施的推动,部分流动性放松进一步进入股市成为托市资金,经销商的风险较大,因此厂家必须降低渠道库存。从厂家批发与零售出现巨大的增速差异也是库存的变化体现,7月的渠道库存降低7万台,导致经销商在淡季库存压力最大的时候反而感受到库存和资金的压力缓解,这也是厂家的降库存的举措的最直接体现。

4、汽车零部件企业效益仍很好

汽车整车企业利税暴降近10%

14年的汽车零部件行业的销售收入达到2.9万亿元,同比增长13%。而14年的汽车零件企业利润表现也明显改善,利润2150亿元,较13年增幅16%。15年1-7月汽车零部件企业的收入和成本均保持增长较好,利润同比增13%。其中的增值税和主营税金均增长较好。

上半年的整车企业效益差,这也是整车企业的压力承受较多,但还没有转到汽车零部件企业。尤其是随着生产价格指数(PPI)持续40个月同比持续下跌,生产成本下降在零部件行业体现的较充分,整车企业要求零部件企业降价的措施会进一步加大,汽车零部件的税收的利润也是会明显下降的。

5、改善汽车消费促进利税增长

工业企业的利税反映着经济运行的现实状况,2015年上半年税收和GDP增长都面临着严峻的形势,增长下滑,经济依然面临着下行压力。虽然有上半年股市的税收贡献,但下半年股市对税收增长的催生作用逐渐消失,经济增长还是要靠企业利税的更大贡献。汽车行业的利税是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的。

汽柴油税收大增没有惠及汽车消费。今年国内消费税增长较快,去年底到今年初,财政部两个月内三次上调成品油消费税,汽油消费税由此前每升1元涨至1.52元,柴油消费税由每升0.8元涨至1.1元。这样的消费税提升只收钱,不干事,没有促进汽车消费。我们应反思为啥国际油价下跌,原因是石油资源富裕和中国经济预期差,我们应该改变错误的资源枯竭观念,首先要刺激消费。

随着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首要驱动力,汽车消费增长是经济增长和税收增长的主要支柱,下半年的乘用车发展应该有更大的支持。但现在的地方政府在经济新常态中的功能定位应当认真反思。当前经济增速下滑,除了经济结构调整等经济因素外,地方政府观望、无奈和不作为也是导致经济增速下滑的重要原因。在经济新常态下,不唯GDP不等于不要GDP,简政放权不等于放而不管,向服务型政府和公共财政转变不意味着不需要关注经济建设,需要加大地方政府对汽车消费的支持,不是因拥堵就强力限购,抑制汽车工业发展。而是反思我们的私车普及远低于国际同等发达国家水平,我们的大城市保有量也低于其国际大都市的私车保有,但我们的城市交通满意度低,治理水平较差的不作为也是大问题。

15年汽车整车企业的利税剧烈下滑是严重的问题,国家不能只加税,不促进汽车消费,否则我们的国家税收和经济增长都会出更大问题。

扫描关注腾讯汽车微信公众账号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汽车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汽车)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olandw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