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杨大勇:长安自主要从量变实现质变

[摘要]全球汽车论坛于6月6日-7日在重庆悦来国际会议中心举办,腾讯汽车作为本届盛会的官方战略合作媒体,将对本次论坛进行全程图文直播报道。长安汽车品牌公关部总经理杨大勇做了主题发言。

全球汽车论坛(微博)于6月6日-7日在重庆悦来国际会议中心举办,腾讯汽车作为本届盛会的官方战略合作媒体,将对本次论坛进行全程图文直播报道。

长安汽车品牌公关部总经理杨大勇接受了腾讯汽车的专访,以下为访谈实录:

杨大勇:长安自主要从量变实现质变

主持人:您认为当前整个自主品牌的发展到了怎样的阶段?长安在自主品牌中处于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杨大勇:第一个我觉得中国品牌从大的来讲,基本上解决了有的问题,原来谁敢说卖十万块钱的车,都是做五万块钱的车,如今长安的CS75已经可以站稳15万的区间,也就是说老百姓愿意买的车,自主品牌基本都能够覆盖,但我们可能还缺一个C级车。

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品牌公关部总经理 杨大勇

在我看来,长安在有无解决方面要走得更早一点,或者比别人的产品线更全一点,价格稍微更高一点,这是我的理解长安所谓的好的一点。但是我觉得这里面要有量变和质变的问题,所谓质变,你能够在别人达不到的领域里面你能够达到,比如说长安的C级轿车我们现在没有,或者说我们和合资品牌都在这里,能够和别人打个平手,这是质变,所以从质变来说长安还没有达到,走到了量变到质变还有一窗户纸需要打破,这是长安的现象。

第二个,长安这几年玩命在做品牌,原来长安是做微车,过去人们都不知道长安还做轿车,我通过时尚一点的活动,并且在逐渐转型,我们不简简单单的说我们需要高货,因为我们觉得不是长安真的到那个程度,不是有100分,你才有升学的可能,你七八十可以到更高的年级读书,长安升级了,我们累计一定知名度以后,你可能往上涨,需要新的维度进行拉起来,在这个维度再拉,这几年我们在做品牌的转型,是希望大家看长安听到长安的品牌以后,不仅仅是看热闹更能够看门道,觉得长安有追求有抱负,而且有技术,是能够让人尊敬的企业,是有朝气有活力的企业,这是我们在品牌上做的事情。比如我们做马拉松,原来做娱乐,现在做体育,但是这种转型可以看出我们想走体育,积极向上的正能量,比如无人驾驶,长安的无人驾驶我个人认为在世界上也达到先进水平,可以和任何一个敢上路的无人驾驶轿车进行PK进行比拼。

主持人:很多人议论说,长安的无人驾驶能在高速路上走2000公里是因为前面有警车开道,如果没有警车开道的话怎么办。

杨大勇:路上确实有警车开道,但是大部分是没有的。第二个我想从技术角度来看,在无人驾驶推进过程中,有一项技术特别关键叫ACC自适应巡航系统,你也知道ACC他有两个边界点,第一个是行使下线,一般情况下我们说合资品牌说的ACC,到了一定的速度以后通过ACC,120也是上线,上线没有问题,中国道路不能超过120,我们有一个下线,长安的ACC是0到150公里,意味着ACC叫自适应巡航系统,我们叫启停式巡航系统,就是你禁止,头车禁止你可以禁止,他启动也可以走,这不是一般企业ACC可以做,如果没有这个技术,速度在35码以上你要接管的,这是长安和企业不一样,这是明天发布会我们推悦翔参配图片询价) 的智翔版,明天我会解释,自动识别路口,路口要求是120我们就到120,是90就到90,我们这个技术的延展性覆盖性比较好,我们从0到100公里自动进行自适应巡航,所以有没有警车无所谓,这就是区别。

所以我觉得技术的细节非常关键,你能够实现这个你才敢说我是无人驾驶。回过头来正是我们有了无人驾驶,促进了我们品牌转型,我们希望长安能够在中国消费者眼中不再是一个偏低,或者说低质的代名词,华为我是非常尊重的企业,我觉得华为真正厉害的地方,并不在手机,真正厉害地方通过他的品牌,在中国的消费者心目当中树立一个敢于走向美国,并且敢于和美国的企业PK,有自己强大的企业文化,追求进步,不断创新的企业,这是狼性企业。

当大家能够脱离产品从更高产品来看的时候,你这个品牌基本上健全了,这真正达到我们质变的阶段。

主持人:不知道长安会不会提出一个概念叫技术长安,直接刺激消费者心中需要的。

杨大勇:从几个点来看一看我们到底做了什么?第一个,长安的直喷发动机也很厉害,我们的1.5T、1.8T,在CS95上有2.0T,这是传统技术,我们的双离合变速器熬了8年的时间,搭载CS15,前两年我看到双离合换档问题,我认为我们双离合抵挡没有问题,不弱于任何一个双离合变速器。

你也知道双离合变速器在业内有很多争议,但是长安敢于在争议下继续做,敢于推出,说明我们在解决这个问题方面有方法的,同时我们在智能方面,比如我们的导航3.0系统,时时在线地图,可以时时更新,而且通过手机APP操控,我们和百度一起做,可以实现手机和车的互联等等这一系列,长安智能化的不仅仅包含智能驾驶,还有智能交互和智能互联等等一系列的东西,所以智能化方面不仅仅是智能驾驶,其他三个方面都做了产品的规划。我赞同长安打造技术团队,因为技术可以促进品牌的转型,这个是很重要的,我相信在中国品牌里,我们可以实现从量变到质变。

主持人:大家说2020年智能驾驶占20%以上的份额,还有四年的时间,这四年长安需要干什么?都说2020年是分水岭,2020年长安汽车需要突破展开的东西是哪些?

杨大勇:我觉得长安完全无人驾驶,或者叫无人驾驶四级,所有技术全部融合,在实验阶段完全实现无人驾驶,下一步我们要达到四级水平。

第二我们作为行业的中国汽车协会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有责任和义务协同国家相关的部委来推进智能化,向产业化方向发展,你知道无人驾驶这个东西,他几方面要素,第一企业要达到这方面水平,第二社会整个基础设施要达到这个水平,只有这样双方才能做好智能化,我们要做好汽车未来工业化的责任和社会责任,两种责任做好,我觉得无人驾驶上路不中奢望,至少我们可以做实验,实验高速,组织重庆到上海到北京哪段可以作为实验镇或者实验路,先实验,再扩展,我们未来在智能驾驶方面会。

主持人:我还有一个小疑惑,像做无人驾驶形态的,你觉得现在无人驾驶的领域里面做系统,做了实事有这种成份大概多少?

杨大勇:我确实不知道数据,这里面一定有做实事的,至少长安是做实事的,我们敢把产品拿出来,也有一些企业从资本市场来考虑,具体多大我不知道,但是我个人知道我出现这种事不是干事,因为任何新事物必须要有的帮助,有人是做实事,有人也吆喝,没有吆喝别人不知道,让政府各界关注这件事,任何产业化需要有先驱,先驱里面的真正想干事的,有吆喝的,但到这个产业一旦成形以后,政府层面介入,介入有之后一系列的规范和标准促进这个新兴产业的健康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就会有更多的企业进入这个领域来,那个时候促进吆喝声音小了,做实事就越来越多,到了一定程度以后就会达到饱合阶段,如果市场不能解决的话,政府就会调节,再过一段时间就会产业自结效应,最后越来越集中,最后形成大的集中,大的集中以后这个行业就到成熟阶段,到时候就会的新的循环来不断出来。

所以说做不做实事我觉得在当下,在现在行业背景下都是对行业有帮助的,我们做事需要有吆喝,吆喝多了,就会促进这个对这个行业的认知和理解,我们也有很多的宣传。

主持人:最后一个问题,长安自主研发无人驾驶,有没有可能进行跨国合作?

杨大勇:我认为完全可能,坦率地说,我觉得如果把中国品牌和跨国公司进行对比的话,我们和别人还是有差距的,能拿得出手的东西不足,就是你掌握的东西,你的东西并不比我好还多,我有东西可能你有,大家水平差不多,而且像国外有些企业他形成自己独特的竞争优势,在没有短板的情况下,他某个领域有成果,我就可以和他换,这样你就可以形成自己的优势,而不是短板建设,在这种情况下和国外显然有差距,但是我想这是时间问题,时间长了久了,形成自己优势,短板就被弥补了,我想这需要时间。

版权声明:本文系腾讯汽车独家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腾讯汽车)及作者,否则必将追究法律责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nudoliu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