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问道-决策者 | 祁玉民:我的牌还没出完

问道-决策者 | 祁玉民:我的牌还没出完

腾讯汽车 杨光/文

他被视为这个纷乱时代里最成功的一位空降兵,但也有人抱怨他过于铁腕的管理风格以及不按常理的出牌方式;他领导华晨实现了从累计亏损80个亿到年销售额超过1900亿的跨越,却也时常有人批评他过于依赖宝马的力量。

从某种程度上讲,似乎再没有一家企业,如此声名远扬,却又如此争议缠身。

面对质疑,他只是耸耸肩,继续把具有祁式烙印的全新产品送入市场,潇洒的就像弗兰克·辛纳屈那句经典歌词:我总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有人问过他,如果有一天华晨不需要你了怎么办,他的回答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没人比我更合适。”

语气中,是少见的“骄傲”。

只是近两年来,曾经敢做敢言、妙语连珠的祁玉民(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已很少出现在聚光灯之下,和他一样,华晨也从未像今天这样略显沉寂和谨小慎微,而他本人则笑着解释道,“那是淡定”。

4月的一个午后,这位扎根华晨已十年有余的集团掌门人选择敞开心扉,接受腾讯汽车问(微博)道栏目的独家专访。

肯定也好,质疑也罢,现在,我们不妨听一听当事人自己的解读。

问道-决策者 | 祁玉民:我的牌还没出完

另类自主模式的思辨

辽宁沈阳,华晨控股大楼,这是一座有着典型国企风格的建筑,简约却不失大气,祁玉民的办公室位于8层。

视频录制前,当工作人员上前询问摆放哪款车模时,祁玉民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一辆中华车,他说,当然要放自家产品。

纵然不久前公布的2016年度财报显示,华晨旗下的中华、金杯、华颂三大自主品牌都不同程度的出现下滑,主力车型销量也不够理想,但祁玉民并未显现出过多的焦虑。

在他看来,华晨目前正处在一个转型升级的关键阶段。“在这个时期,我们更看中质的转变,而不是追求销量数字。简单来讲就是四个字,厚积薄发。”

这种貌似以退为进的调整背后,潜藏的是华晨自主板块新一轮的产品布局:在祁玉民手中,还有几张待出的王牌。

据他透露,华晨已成功打造出定位高端的全新M平台,明年四月第一款车型就会亮相。这将是一款定位中大型的SUV,搭载了宝马最新的欧六发动机和7速DCT变速箱,全新平台所打造的车型还拥有来自宝马质量管理体系的支持,用祁玉民的话讲,它将会是中国同级别SUV中水平最高的车型,堪称中国宝马。

而即便当前华颂7参配图片询价) 的销售遭遇瓶颈,祁玉民也并不打算轻易放弃中高端商务车市场,按照他的构想,华晨将投入两万台华颂7来打造一个全国规模最大、规格最高、服务最好的商务租赁公司。

祁玉民认为,与国外巨头相比,中国的许多自主品牌都还是学生,而一个学生要想早点毕业成才,那就一定要好好向老师学习,“如今一墙之外就是宝马这么一位好老师,那我为什么不能好好利用呢?”

在公司内部,他不止一次的跟员工强调,华晨应当要有统一的思想和认识,那就是向大师学习,与巨人同行。如同一面双面镜,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然而祁玉民的这套打法却在圈内引发争议,甚至有人不客气的说,离了宝马华晨将一无是处。对此祁倒显得很坦然,“无论别人怎么说,我依然认为自己做的是对的。”

在外界看来,祁玉民和他的华晨造就了一个时代,也创造了一个现象,他不仅成功拿到了宝马最为核心的技术:顶级涡轮增压发动机的生产授权,也使得华晨汽车成为迄今为止唯一一家用市场换来了技术的汽车企业。

所以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与其说是宝马造就了华晨,倒不如说是华晨自己突破了自己,而祁玉民也毫不掩饰对于这一战术的青睐,他强调,十三五期间,华晨依旧会坚持采用与宝马深度合作的发展模式。

问道-决策者 | 祁玉民:我的牌还没出完

捆绑宝马之争

2016年,华晨宝马对华晨中国的净利润贡献达到39.98亿元,虽然同比仅提升4.5%,但仍然扮演着利润奶牛的角色。

数字只是一个节点,更重要的是背后循序渐进的生长逻辑。

聊起华晨必问宝马,这似乎已成为业界采访祁玉民时的习惯性开场。

而他也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阐述自己的想法,“要想多、快、好、省的发展自主品牌,就一定要通过合资合作尽快的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只有通过这条路,我们才能掌握核心技术,把产品质量和管理能力提高上去。

祁玉民举了一个十分形象的例子:假设你现在兜里有足够的钱,让你在中华和宝马里选,你一定会选择宝马,所以我们得承认这个差距。

差距怎么补?从合资反哺。

事实上从祁玉民来到华晨的第一天起便与宝马打上了交道,在他看来,宝马对于自己个人的影响非常大。

曾经有一位德国工程师告诉他,宝马眼中的质量和你们理解的完全不一样,宝马认为质量是一种保障体系,而你们认为质量是靠检验得到的。显然两方在认知上有着巨大差异,而这一细节也令他感触颇深。

祁玉民常对手下讲,闭门造车,绝对没有通过合资合作、消化吸收和再创新这条路子来的快,所以华晨完全可以把自主开发和合资合作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有人说我在宝马没什么话语权,但我从德国人手里拿到了最为先进的技术,这就是话语权。”祁玉民的反驳简单而有力。

今年一季度,华晨宝马的累计销量达到 9.1 万辆,同比增长 37.6%,这一数字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事实上,对于将自主品牌与合资公司捆绑在一起发展的华晨而言,很多时候宝马的表现越好,华晨自主板块的压力就越大,因为这是一把双刃剑,作为掌门人的祁玉民必须将两者间的差距保持在一个合理区间内,否则互相帮助就变成了互相拖累。

去年6月,德国总理默克尔与辽宁省省长、华晨集团董事长祁玉民、宝马董事长科鲁格一道,在铁西工厂见证了全新X1的下线,在业界看来,这样的阵容与仪式意味着华晨与宝马间的关系又更近了一步。但是祁玉民也清醒的意识到,如果不能把自主做强,那么华晨在公众眼中只是宝马的一个代工厂而已。

也因此,如今的华晨正在从经营产品向经营品牌方向进行跨越。

“我们要抓住两大核心。一是核心技术,二个是优良品质,在这两方面过去我们欠帐太多,所以华晨在十三五和十四五的规划里已经认准了要去走品牌竞争的发展道路。”祁玉民说。

问道-决策者 | 祁玉民:我的牌还没出完

自省与唤醒

熟知华晨的人都知道,一直以来祁玉民都是身兼两职(董事长+总裁),这个角色既要管战略,又要抓运营,直到2015年12月,原金杯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总裁刘鹏程正式接替他的总裁职位。

从彼时起,祁玉民以一个“新”身份开启了华晨新十年的征程,与此同时,他也似乎在主动淡化个人英雄主义色彩,将舞台更多的留给华晨汽车本身。

在祁玉民进入华晨的第十二个年头,集团的“十三五”规划也由原先的“以量为先”变为 “以质为先”。

曾担任过宝马三大品牌质量总负责人的高尔曼,在祁玉民“三顾茅庐”之后如今已成为华晨汽车集团的首席质量官。在祁玉民的眼中,把质量搞上去,要比把销量提升5%、提升7%有意义的多。

相比于实力雄厚的央企与机制更加灵活的民企,作为大型国有企业的华晨其实有着自己的难处,祁玉民坦言自己曾经也犯过错。

“如今开发一款新产品动则就是三五个亿,我唯恐在开发过程中失败,因为华晨经受不了这种打击,所以现在看来,我们的产品线本应该更丰富一些,品种更多一些。”

而在新的竞争格局之下,多年前被誉为华晨成功翻身基石的大飞机战略也将迎来一次调整,祁玉民表示,以三大自主品牌为机身、华晨宝马和专用车业务作为两翼的总体战略不会改变,但是接下来会加大服务业的投入比重,例如整合零部件资源、自建汽车MALL、拓展平行进口业务等。

相比于官场,车市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行业,但又不止于此。

1959年出生的祁玉民如今距离60岁的退休年龄还差两年,不过如果参照63岁才正式退休的左延安和胡茂元(点击查看最新人物消息) 等人,其实留给祁的机会还有很多,而这也给了他更多继续改造华晨的时间与空间。

“梦在心中,路在脚下”,祁玉民说这是他最欣赏的一句话,而他能否像之前所承诺的那样,在退休前将华晨带入世界500强的行列,一切都将交给时间去检验。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olandw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