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祁玉民:打破旧思维 华晨将通过三大举措实现战略转型

4月25日,在2018北京国际车展现场,华晨汽车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接受了腾讯汽车的专访。

祁玉民表示,在汽车大变革的趋势之下,华晨提出了双核战略、平台战略和品牌战略,而华晨也将通过以上三大举措来实现企业的战略转型。

他认为,中国汽车市场的增量负增长还会到来,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上档次、上水平、调结构,这也是华晨一直在积极思考的问题,而目前华晨所有的规划和战略都是围绕着质量发展型主线来进行的调整和布局。

与此同时祁玉民还强调,虽然这段时间销量并不是特别好,但是华晨一直在积蓄力量,并且也一定会厚积薄发。“大家的眼光要看更远一些,我现在率先拿到并消化吸收了四款达到京六水平的发动机,又创造性的搭建了一个雷诺商用车平台,还有一点要纠正的是,合资合作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赚钱,而一定是为了更好的发展自主品牌。”

本界车展腾讯汽车首次引入AI科技,以下为微信智聆联手翻译君所输出的访谈实录:

祁玉民:打破旧思维 华晨将通过三大举措实现战略转型

腾讯汽车:今天很荣幸在腾讯汽车2018北京国际车展请来华晨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先生。

祁玉民:大家好!

腾讯汽车:应该说从去年开始整个汽车市场面临着很多挑战,尤其是中国的自主品牌企业纷纷提出了很多转型变革的想法,在这一块华晨有一些什么样的规划跟想法?

祁玉民:中国已经进入到了强起来的伟大时代,在这个时代已经到来的时候,大家应该认识到其实经济是有周期性的变化,带来了发展模式的调整。我们由过去的速度增长型转变到质量发展型,汽车行业的每一个企业都在做自己的战略调整,华晨也一样,所以对于“十三五”规划的后几年,包括十四五已经做出轮廓性的东西。我们提出了三个战略:分别是双核战略、平台战略、品牌战略。双核战略是指对汽车全生命周期的产业链进行重新的梳理,提出既要搞制造业,又要搞制造业的服务业,同时大力启动品牌战略和平台战略。

为此我提出,我们要紧紧地抓住四个字,要念好“三字经”。“四个字”分别是群、品、改、创。

群是大力发展产业集群,从产业集群的角度来布局业务。为此按照整车、零部件、服务业分门别类的建立集团内部的企业群,我们有150多个企业,对这些企业进行指导、分类指导、分类管理。同时为了大力发展企业业务,我们必须要建立一个人才高地,叫做精英群,在各个层面包括研发、营销、管理,以及企业的经理人全部培育和招聘人才,让我们产业和企业的发展建立在人才的保证上。

品是分别是品牌、品种、品质。改是大力实施改组、智能化改造、改革。创是创新三个东西,分别是企业的发展模式、每个事业的商业模式,特别是自主品牌的盈利模式,还有一个是新兴的管理模式。通过四个字、三字经,把整个规划布局全部树立清楚。

腾讯汽车:这也是符合我们国家工业强国或者创业的大趋势。

祁玉民:没错。其实我们现在进入到一个新时代了,但是我们各行各业都要转换自己的思维,转换自己的脑袋,我们不能停留在过去的模式中。厉以宁老师讲过,我们现在虽然已经到了新时代了,但是好多的人脑袋还停留在过去,得了一个症叫做模式依赖症,还停留在旧模式上,不断地在讲增长,看哪个企业今天销售增长了多少、降低了多少,一增加就欢呼,稍微一持平、降低就受到质疑和批评,其实是完全错误的。一定要进行我们的技术升级、结构调整,让企业转型,转到质量发展型的正确轨道上。我个人认为汽车的增量负增长还会到来,不可能再这样增长了。

在这种情况下怎么样上档次、上水平、调结构?这是我们重要的步骤,所以我们所有的规划和战略都围绕着质量发展型的主线来进行调整和布局的。

腾讯汽车:您提到了质量发展型或者对未来负增长的预判,我觉得其实从国家的层面也有感受,所以才提出了更进一步的开放,尤其是在合资股比的层面。您对这件事怎么看?

祁玉民:现在国家认识到了,光靠低档次的增长不是一个办法,所以在汽车产业提出来四化,就是要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共享化。这四化其实是一个重大的结构调整和技术升级,通过这个东西把我们发展的模式能够调整过来。但是这里面不可否认的是在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相比,在核心技术上还是有差距。国家为了缩小这个差距,就来了一个倒逼,我个人认为是倒逼。

腾讯汽车:您觉得这个政策是在倒逼?

祁玉民:就是倒逼,国家宣布今年把专用车等放开,到2020年商用车放开,到2022年把乘用车放开。就是用四年多一点的时间,让中国的汽车产业所有的车型在股比上全部放开。我认为是倒逼,因为这个科技研究了好多年,讨论了好多年,大家的看法也不一致。

我是这么看的,第一是这个倒逼是好事情,可能眼前会受一点影响,但是长远来讲一定会让自主品牌发展起来,通过提高自主品牌的自主创新能力。不能总是依靠合资企业,把自主品牌的创新能力提升上来,实现国家战略在汽车产业的方面,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看战略、看长远,眼前肯定受影响,这是没有什么了不得的。

第二个事情,外国一些大品牌在中国改革开放既促进了中国自主品牌的发展,同时他们也是赚到了。在国家产业政策实施过程中,他们也别太急功近利。我和宝马的人也在沟通,逐步来实现这种调整。同时他们还有义务和责任来继续帮助自主品牌的发展,即使股比放开了,我个人认为股比越放开,他们越应该帮助中国自主品牌,越放开,外方的利益越大,他们更应该尽这个责任和义务来帮助中国企业再发展。

第三个事情,我刚才来这儿的路上接到了一个东西,我给大家念一下。我觉得宝马是非常有眼光的,这是合资伙伴发来的。

我给大家念一下,“中国政府对外贸易政策逐步放开是非常有远见的选择,但对于宝马而言,华晨始终都是我们最重要的合作伙伴。我们暂时不会考虑调整股比,而是与华晨讨论到底该在中国引入哪些车型。”这是宝马集团董事负责中国的一位博士对中国市场和华晨集团透露出来的重要信息,就是宝马不会选择单飞。我很有感触就写了几句话,宝马集团是一个具有战略眼光、值得信赖、值得欣赏的卓越的世界500强企业。

股比放开以后,我们要和外商坐下来好好谈,在政策下我们怎么样来转变发展的思维、发展的思路和方式,最后的结果都是大家共同发展的。所以不要把它简单理解成股比放开了,自主品牌就不行了,合资就要变迁了,不是这样。这就是一种股比的变化,根本上还是一个合作共赢。我相信我们会和宝马处得非常好。

腾讯汽车:我觉得您刚才说的观点非常好,无论股比怎么变,其实第一要务是发展,对吧?合作伙伴在一起一定要发展。

祁玉民:股比放开以后对外商来讲,话语权更大、赚的利润更多,即使股比变了,也要和中方企业来共同实现共赢。中国也不能放开让你赚钱来打击自主品牌,不会的,国家也不会,国家无非是倒逼,我觉得倒逼是有好处的。倒逼之后,让我们感觉到沉重的责任和压力,然后尽快来加速自主品牌的发展。

腾讯汽车:从政府层面也是觉得自主品牌已经有一定的基础和能力了,这个时候用政策刺激一把让你们更快往前走,这是我们这么多年积累的过程。

祁玉民:一个企业一定不能只看眼前的得失,这种放开从面上来讲对眼前的自主品牌发展肯定会有影响,但是长远来看一定是好事,就是倒逼。最后形成自主的一些市场竞争能力。

腾讯汽车:现在我们又有了新的合作伙伴,就是跟雷诺这边。在华晨集团的角度是怎么去定位,包括产品和品牌,未来是怎样的规划,如何去实现大家共赢的局面?

祁玉民:华晨是一个地方企业,我们既没有央企财大气粗,也没有民企的灵活机制,所以我们这么一个地方的企业要生存发展,一定是有自己独到的东西。第一是产融结合,大部分资金是从资本市场,在汽车产业发展过程中在资本市场谋求发展资金。第二是合资合作,通过合资合作走出了一条很独特的道路。合资合作最大的好处是多快好省,比如二十多年前和丰田合作,包括金杯十九年连续市场占有率第一。和宝马在乘用车上的合资,当然宝马是做豪华车,我们是做大众车,通过这个合作到目前为止从宝马获取4款先进的发动机技术,因为我们必须应对2020年的百公里5油的油耗法规,油耗到2020年一定要达到京六标准,所以经过引进、消化、吸收的发动机是欧六的,经过消化吸收之后转换成京六,可以满足法规。

可以说2020年很多自主品牌的发动机是过不了这关,华晨率先做了。在率先做了之后,我们在传统汽油发动机上节能减排技术上了一个台阶,再和宝马进一步合作搞混动、插电式混合动力,也在搞纯电动的。

这种合作布局完之后还有商用车,我们之所以把雷诺引进来,也是要建立一个大的合作品牌。我们未来的战略就是三个,第一个是双核战略,第二是平台,业务要放在大平台上发展,第三是最终要发展自主品牌,这三个战略非常清晰。在布局商用车上,你们也知道我们是中国轻客的领头羊,而雷诺是欧洲的商用车领头羊,我们有非常好的合作基础和条件。

雷诺引进来之后,第一是我们获得了一个大平台,雷诺本身的平台很大,同时和日产又搞联盟,是世界最大的一个汽车平台。我最近讲了得平台者得天下,未来的合作大的事业一定不是单打独斗,而是通过平台上的合作来完成的。在这么一个大的平台上我们可以做几个事呢?

第一,可以低成本开发出更高水平的车型,在这个平台上把车型研发解决了。

第二,可以研究新能源技术,在商用车上研究和推广新能源技术。

第三,可以共享零部件体系,我们中国好多自主品牌企业并没有自己非常好的零部件体系。

第四,雷诺在欧洲一年有25万辆的专用车、改装车的个性化需求,我们也引进来了。

在这上面可以做到四个共享,当然和雷诺的谈判也很艰苦,因为一开始还是要沿用和宝马的模式,就是只在合资企业经营雷诺的外国品牌,我们就不干了。现在都改革三十多年了,一定要创造一个平台,在合资平台上要经营雷诺品牌,也要经营金杯和华颂品牌,所以搭建了自主品牌和合资品牌共同发展的一个合作平台。这个必将改变中国商用车市场供求的格局。

这里面还有一点,现在的轻客商用车市场大概在300万左右,现在300万是2900万里面的11%左右,其实在发达国家,中国要进入到发达国家水平的话应该占比在25%到30%。25%的话应该是730万左右,所以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腾讯汽车:市场潜力很大。

祁玉民:市场潜力非常大,雷诺和金杯自己的技术、制造能力、管理能力都非常强,我们为什么不在中国建立很大的一个合作平台呢?这个合作平台在雷诺品牌受益,我在金杯和华颂自主品牌受益来共同推进中国商用车事业的发展。

腾讯汽车:感觉您的布局非常清晰,从乘用到商用,包括新平台当中的新模式,包括国外和我们自己的品牌。

祁玉民:华晨一直在厚积薄发、在积蓄力量,这段时间我们的销量不是特别好,网上也有质疑的,质疑的也很对,现在销量也是很重要的。但是大家眼光要看更远一些,我现在率先拿到消化吸收了四款达到京六水平的发动机,华晨一定会厚积薄发的。我又创造性地搭建了一个雷诺商用车的平台,对商用车自主品牌的发展一定非常好。我跟大家说一点要纠正的,合资合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赚钱,就是为了发展自主品牌,一定是这样的。

腾讯汽车:像刚才提到的根本目的是自主品牌积累的过程。

祁玉民:这只是一个方式问题,自主品牌发展也可以独立自主研发,也可以集世界技术来为我所用。我始终坚持汽车这个产业已经全球化了,在全球化的情况下,外国已经搞了一百年汽车发展的历史,所以他们的技术、品牌、管理比我们要先进很多,他就是一个大师,所以我说要向大师学习、与巨人同行,多快好省地发展自主品牌,无论外界怎么样,我始终坚持自己的观点,没有必要闭门造车。目的都是发展自主品牌,只是路径不同。在他们的帮助下,我们自主研发能力也逐步越来越强,最终我们会按照国家倒逼的要求尽快把自主品牌发展起来。自主品牌现在有两个问题,所以我跟朋友说,他们说进入新时代了,新时代既有美好的未来,也是漫长的过程,大家要做好准备。

腾讯汽车:还有很多挑战。

祁玉民:中国有一句话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我们从哪里迈步呢?从治病开始,中国品牌与外国品牌有差距的话最突出的是三个差距,第一个自主品牌得了“心脏病”,我们的动力系统不行,满足不了法规的系统,要治“心脏病”要靠先进的动力技术。第二是得了“神经病”,过去的汽车电子落后,现在叫智能化,所以要用智能网联和自动驾驶技术来治“神经病”,这样来实现智能化、网联化、电动化和共享化。第三个差距是产品的品质,我们过去总是讲质量,我们的质量在提高的,速度也很快,但是汽车是一个奢侈品,要讲品质,质量是一个标准的概念,品质是魅力的概念。

在宝马工作了30多年的高尔曼为华晨打造了一个质量保障体系PPQ1-10,他讲中国的质量有问题,提高质量都是检验出来的。德国宝马质量是保障出来的,我要打造一种保障体系,保障体系比检验体系要先进得多,保障就是人人在这个岗位上必须来保证不出问题。检验就是每一道工序后面有检查、检验。

腾讯汽车:被动和主动的关系。

祁玉民:这是完全不同的体系,这套体系从市场开始到研发、设计、工艺、制造、售后服务和问题的快速处理,找了十个要素。第一个P是产品,第二个P是管理过程,第三个P是质量,就是产品管理过程的质量保证体系的10个要素。同时我们又在中国率先搞了产品经理制度,一个产品生命周期大概7年,我们是各管一段,没有对整个的生命周期负总责,比如技术怎么提供、运输怎么保障,我们在华颂7上开始搞质量产品经理制度,一系列的铺垫使我们的产品质量得到了有效的保障。这也是华晨坚持的,品质是根、技术是本。

我觉得所有自主品牌的企业,都要千里始于足下,眼前是治我们汽车“心脏病”“神经病”使品质得到保障,这三个问题解决了,中国自主品牌就会大大上一个台阶。

腾讯汽车:今天真的是受教很多,期待这一次在北京车展上带来华晨集团的战略、品质在产品上的落地,今天很感谢您!

祁玉民:特别感谢腾讯汽车的广大网友对华晨,也包括对我本人的关注、关心、和关爱,也感谢大家对我们的批评、质疑,我都非常感谢大家!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tomasya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