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洞察者 | 空头的悲怆交响曲:特斯拉重塑供应链

[摘要]一个现状是,在没有中国工厂的参与下,特斯拉实现了迄今史上最大规模的电动车交付。

文 / 彭晃

距离2020年还有一天,第一批国产Model 3终于交付,首批车主都是自家员工,总共交付15辆,注定是万众瞩目的一刻。

12月27日,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文件,称一周前与中国“银团”达成新协议,后者向特斯拉提供了90亿元人民币的担保定期贷款授信,以及22.5亿元无担保循环贷款协定。

“银团”成员包括工行、建行、农行、浦发,这被美国舆论称之为“马斯克收到中国的圣诞礼物”。

“银团”的宠爱甜到腻

“循环贷”用于借新还旧,用于归还早些时候“银团”35亿贷款,但特斯拉表示,在12月20日已偿还这笔钱。而“担保贷”的担保物则由上海工厂固定资产(土地、厂房)承担。

这就很有意思了,因为上海临港的土地,系上海以极低价格出售给特斯拉(显然不会以转让价格来估值),厂房则由银团贷款建设,唯一特斯拉自有的生产线设施,却不在抵押范围。

“银团”对特斯拉的宠爱简直甜到腻,这是特斯拉目前行情高涨的原因之一。

“担保贷”用于临港工厂二期工程的建设。而一期工程在今年早些时候交付,正在为Model 3 的1月份正式交付做好准备。对于节奏感疯狂的特斯拉来说,上海项目的扩产速度也是空前的。

在美国和欧洲市场Model 3的需求“强劲”,特斯拉实现2019财年36-40万辆交付承诺变得轻松。这也意味着,特斯拉将产能地狱甩在身后,加上柏林工厂计划已经敲定,特斯拉正被资本市场的乐观情绪包围。

2019年整个下半年,特斯拉空头都在“冬眠”中度过。

在12月27日,特斯拉股价触及433美元,市值778亿美元,比大多数华尔街分析师给出的目标价都高。事实上,过去的3个月里,特斯拉股价上涨76%,比夏天时的低点翻倍。

特斯拉因此一口气超越了现代、福特、通用、宝马和戴姆勒,成为市值第三大车企

目前,特斯拉仍是华尔街最喜欢做空的股票,空头头寸高达102亿美元。因此当“空头轧平”(做空者被迫平仓而买入股票,从而推高价格)时,空头们损失惨重。

但是空头们仍在等待新的做空机会。这些“负面变量”包括订单拖延、生产问题、亏损放大。特斯拉此前已经不止一次踩过这些坑。

空头们还期待,因为公司的中国生产和销售前景变得明朗,马斯克本人将把一些狂妄的计划付诸实施,包括机器人出租车、新保险和刚才提及的欧洲新扩张计划。

这些计划耗费的资金可能再度将特斯拉财政逼向悬崖,而中国银团的予取予求,似乎已经让空头们犹豫了。如果中国人继续慷慨地提供资金,马斯克非常愿意对华尔街不假以辞色。

供应链的中国化更彻底到位

美国舆论大多忽略了一点,那就是特斯拉经在中国搞定了全链供应商,没有采取初入中国的传统跨国车企用KD模式过渡的做法。

理解了这一点,可能会对特斯拉中国乃至全球业务前景,有更合理的期待。

虽然电动车的供应商序列较燃油车简单,但特斯拉对电动产业链的本地化,比一线跨国厂商做得更到位、更彻底。在特斯拉尚未把生产触角延伸到中国之前,中国供应商就已经在特斯拉组建的链条下面了。

和传统车企不同的是,特斯拉的供应商不分为Tier1、2等序列,只有直接供应商和间接供应商,减少了层级。特斯拉不直接面对间接供应商,这与传统主机厂不单独面对Tier2供应商,倒是相似。

经过多年观察,舆论对特斯拉产品方面的核心竞争力,已经掌握差不多了。电动车的三电系统虽然重要,却缺乏门槛,几乎不存在技术壁垒。特斯拉不会将防线设在这里,是合理的做法。

核心竞争力之一,电芯。松下动力电池(18650、2170)虽然是逆潮流的圆柱形,但其能量密度仍未世界首位。

虽然近期特斯拉和松下的合作关系产生了动摇,在中国特斯拉将主要依靠LG提供的2170电池,但两者在美国的合作仍将继续。

由于早期路径依赖,以及特斯拉对电芯需求巨大,松下动力电池没有发展出更多客户。事实上,其他主机厂商对圆柱形电池的BMS如何做,还缺乏特斯拉的深度。

这就涉及到特斯拉的核心竞争力之二,BMS。特斯拉的优化能力、特别是涉及到一些专利的算法,经过长期的产品验证,效果是行业首位的。

它体现在能量利用的优势,即堆相同重量的电池,特斯拉的续航最远。而且低温环境下,续航里程缩水不多,也无须神奇的柴油取暖,这是用户口碑的核心要素之一。

这方面能力,获益于美国在这方面的资源和人才储备,也归因为特斯拉在这方面起步最早、验证经验最丰富,因此也走得最远。

而特斯拉供应商的国别,和特斯拉对核心竞争力的定义,大致吻合。中国供应商的名单是如此之长,以至于列出“不是中国”的供应商,更容易一些。

锂电池组的材料和组件完全由中国供应商提供,LG不过是电池组装工。BMS和集成电路,则由特斯拉亲自完成,功能件(传感器、冷却系统等)均交给中国供应商。

中控系统总成归特斯拉,视觉芯片由英特尔提供。麦格纳的内饰板、旭硝子的玻璃、海拉大灯,由跨国供应商的中国生产线提供,而它们统统都有备选。这一点,特斯拉比苹果做得更彻底。

供应商和财政支持都快速“中国化”的特斯拉,新竞争力如何,很快就有市场检验,美国的资本市场则给予正面预期。

事实上,美国已经产生了“特斯拉效应”,在二手车市场上,传统豪车因此多折价30%。

“颠覆者红利”

有争议的一点是,英特尔(此前是英特尔收购的Mobileye)提供的视觉芯片、特斯拉的中控软件,以及颇受争议的自动驾驶套件,是否是特斯拉的核心竞争力?

这基本由供应商的能力+特斯拉的整合能力构成,不具备壁垒效应。

特斯拉内部,对自动驾驶迭代,一直存在两种看法。一种偏保守,认为不应该提供不成熟的自动驾驶技术,所谓边上线边迭代改进,实际上是以客户安全为代价。

另一种则是马斯克本人为代表的技术激进主义,他常说“不以完美为进步的障碍”,与其等待版本完善,不如先让用户品尝最新的成果,代价则是让后者充当免费测试员。

在极端条件下(比如因此产生的安全事故),这种做法会让特斯拉背负道德的舆论压力,但马斯克不为所动。

如果未来车的形象是“装在四个轮子上的电脑”,且由马斯克定义和坚持迭代,特斯拉将会作为成功的颠覆者出现,因此肯定会持续收获“颠覆者红利”,就像苹果重新定义手机而再度崛起一样。

一个现状是,在没有中国工厂的参与下,特斯拉实现了迄今史上最大规模的电动车交付。尽管空头们仍在找特斯拉的岔子(基本集中于财务软肋,预计2019财年特斯拉每股亏损84美分),但特斯拉的的确确已经走出瓶颈期,这一点似乎争议不大。

(本文系腾讯汽车专栏稿件,版权为腾讯汽车所有,其观点并不代表腾讯汽车。)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olandw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