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外媒评蔚来IPO:公司结构存在投资风险

北京时间8月20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总部位于上海的电动汽车制造商蔚来汽车(NIO Inc.)已申请首次公开募股(IPO),希望通过推出小型电动SUV以扩大其客户群,从而扩展业务。

据报道,NIO本周提交了价值高达18亿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发行请求。该公司目前没有提供目标价格范围。如果NIO成功筹集到这笔款项,它将成为今年美国(股市中的)第四大IPO,仅次于Axa Equitable Holdings的31.6亿美元,PagSeguro Digital的26亿美元,以及iQIYI Inc.的24亿美元。该公司预计,将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其股票代码为NIO,而摩根士丹利、高盛和J.P.摩根则是承销商。

根据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腾讯控股有限公司的子公司持有NIO15%的股份,而与投资巨头Hillhouse Capital有关的实体持有股份则为7.5%。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李斌持有17%的股份。该公司将与特斯拉公司在豪华电动车市场上展开竞争,并在其招股说明书中13次提到这位潜在的美国竞争对手。

在首次公开募股之前,有NIO的五件事要了解:

第一,它的名字内涵是“蔚来(未来)已来”

NIO的中文名称Weilai,翻译为“蔚来(未来)已来”。李斌于2014年创立了该公司,后来命名为NextCar Inc,三年后更名为NIO。蔚来于2016年首次推出了一款“超级跑车”EP9。它于2017年12月推出了首款量产车型ES8,并于今年6月开始交付。

ES8是一款7座全铝车身电动SUV,该公司称其在中国的价格比特斯拉的Model X便宜。蔚来在招股说明书中指出:“目前我们认为中国消费者无法以具有竞争力的价格获得优质BEV,因此预计ES8来自优质BEV的竞争将有限。”

根据招股说明书,截至7月底,蔚来已经交付了481辆ES8,并且仍然有超过1.7万辆预订订单待处理。

蔚来计划在2018年底之前推出其第二款车型ES6,并于明年上半年开始交付。 蔚来在文件中表示,ES6是一款5座“高性能优质电动SUV,价格低于ES8,以更广泛的客户群为目标”。

不过蔚来在文件中对ES6提出了一定程度的警告,称:“可能无法成功开发ES6。我们的车辆可能无法满足客户的期望,我们未来的车型,包括ES6,可能在商业上行不通。”

第二,直到今年才有收入

蔚来与特斯拉的共同点远不止野心:并且通过大量烧钱也亏损了大量资金——这也是它计划上市的部分原因。

它警告称:“我们的运营带来了负现金流,最近才开始产生收入并且没有盈利,所有这些都可能在未来持续。”

蔚来今年开始显示有了收入,报告2018年前六个月汽车销售额为670万美元,总收入为700万美元,净亏损超过5.02亿美元。该公司报告2017年全年净亏损7.588亿美元。

截止到6月份的今年,蔚来已经烧掉了5.49亿美元的现金,而2017年全年则为6.91亿美元。今年上半年的资本支出达到了1.63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68亿美元。

该公司估计其未来三年的资本支出将达到约18亿美元。这包括对上海工厂改进和安装设备的资金,以及研发和扩大其销售和服务网络的资金。它预计在2018年7月开始的12个月内将产生约6亿美元的资本支出。

招股说明书称,截至6月,蔚来的借款总额达到1.899亿美元,主要是银行贷款和投资者的贷款。

第三,生产汽车的“经验有限”

蔚来的招股说明书中也列出了一些风险,任何花时间阅读特斯拉财报的人都很熟悉这种风险:“我们按时开发和生产质量过硬的汽车,以及吸引大规模客户的能力尚未得到证实且仍在不断发展。”这是与商业有关的风险。蔚来承认,到目前为止,它在大批量生产电动汽车方面“经验有限”。

它认为:“我们是否能够开发高效、自动化、具有成本效益的制造能力和工艺,以及可靠的元件供应来源,这将使我们能够满足质量、价格、工程、设计和生产标准,以及作为成功大规模推广ES8和未来车辆所需的产量。这些我们无法向您保证。”

然后是供应商。 ES8使用了来自160多家供应商超过1700个购买的零件。其中许多是这些组件的单一来源供应商,该公司预计ES6及其可能生产的任何其他未来车辆将出现类似情况。

招股说明书称:“供应链是我们面临多种潜在的交付失败或零部件短缺的根源。”

该公司还高度依赖政府对电动汽车有利的激励措施和政策。

第四,其业务可能会受到贸易战的影响

蔚来表示,其业务可能受到贸易关税或其他贸易壁垒的“不利影响”,包括3月对钢铁和铝征收的美国关税以及针对中国商品的额外关税。蔚来不向美国出口任何产品,所以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关税会产生什么影响。该公司表示,它打算至少在不久的将来在中国销售汽车,但关税可能会影响原材料价格。

第五,不寻常和具有风险的公司结构

像许多在中国境外上市的中国公司一样,蔚来是一个可变利益实体,即VIE,这是一个在20世纪90年代创建的公司结构,作为不允许拥有外国直接所有权的中国公司的解决方案。

在VIE结构下,中国公司创建了两个实体,一个在中国,持有在那里开展业务所需的许可证和资格认证,另一个是境外实体(蔚来设在开曼群岛),外国投资者可以在其中购买股票。通常由高级管理人员拥有的中国实体在契约框架下会向境外公司支付费用和特许权使用费。

VIE的最大例子是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其中国实体由其创始人兼董事长马云全资拥有。

这种结构的风险在于,外国投资者实际上并不拥有公司股票,而且当地管理层甚至中国政府都可能决定或强制它与上市公司分拆,使美国投资者手足无措。

该公司在其招股说明书中警告称:“目前尚未确定是否会出台任何与可变利益实体结构有关的新的中国法律或法规,或者如果出台公司能否给出解决方案。”

作为一家“新兴增长”公司,蔚来必须遵循谨慎报告和其他要求。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olandw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您的位置 | 进入本地首页

全国城市列表

  • 按拼音
  • 按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