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调查丨多家经销商要求退网,力帆汽车等“风”来

从摩托车、汽车、足球到新能源汽车,再到氢燃料汽车,力帆汽车似乎一直在追逐风口,但除了早年的摩托车之外,却很少能在其他风口获利。接连押宝未中的力帆,正在经历阵痛。

“我们希望厂家能够回收滞销的车辆,并退还入网费和建店保证金。”5月5日,在湖南地区代理销售力帆汽车的张渚(化名)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当天部分经销商已经到达力帆重庆总部,与厂家商谈退网事宜。

目前,全国各地已有超过数十家经销商向力帆汽车提出了书面退网申请。在云南地区代理销售力帆汽车的郑楚(化名)告诉记者,为了满足厂家的退网条件,他三个月之前就已经将店里的库存车以五折价格处理了。

5月6日,力帆汽车相关负责人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力帆与部分经销商还在商议过程中,暂时未有结果。”

值得注意的是,面对传统汽车业务陷入销售困境,力帆汽车已调转方向,选择代工生产氢燃料汽车。眼下的力帆汽车,又在等“风”来。

迫于无奈选择退网

“最近两年店里一直都在卖力帆的老款车型,几乎每个月都处于亏损状态,我已经向力帆汽车提交退网申请了。”谈及退网原因,郑楚无奈地说,品牌认可度低,再加上后续车型更新太慢,一个月也卖不出去几辆。

力帆汽车官网显示,目前其在售车型共有7款,超过一半车型是2017年前上市。“厂家更新车型的速度消耗完了我们的信心,继续卖下去只能是亏损。”郑楚对记者说,自己已经将剩下的车辆以2-3折处理完,当时都是全款进的车。

高库存成了压倒经销商的最后一根稻草。据张渚透露,最近两年力帆汽车为了提高销量,出台了多项“诱人”的商务政策,鼓励经销商从厂家大量进车,然而有限的终端市场导致很多经销商陷入高库存状态。

据了解,此次前去力帆重庆总部讨说法的经销商提出的一项诉求就是,“希望厂家全额回收库存车和库存配件”。不过,在郑楚看来,当时他们在与厂家签订的合同中并无回收车辆一说,抓紧时间处理剩余车辆才是上策。

在聊城代理销售力帆汽车的经销商王君(化名)对记者说,力帆汽车规定经销商所有商品车处理完才能退网,从去年开始他就已经在打折销售剩余车辆了,目前还有部分配件未处理完,他已经向厂家提出退网申请,正在等待回复。

“从去年开始,力帆将旗下热销车型迈威不供给原来的一级经销商,而是供给新招募的经销商。”据王君透露,前两年力帆一直在招募新经销商,并承诺将新车优先供给他们,这其实是力帆一种募集资金的手段,因为很多老经销商都无车可买,新经销商可以向厂家交一笔很高的入网费。

上述力帆汽车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力帆并不会答应部分经销商提出的要求,申请退网的经销商将按照当时双方签署的合同返还建店保证金及其他费用。

多重因素持续发酵,越来越多像张渚、郑楚,王君这样的力帆经销商正在提出退网申请。

经销商多次讨说法

实际上,此次前去讨说法的经销商,并非第一次出现在力帆重庆总部。

“这已经不是我们第一次前去和厂家商议这些问题了,但一直没有解决。”张渚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他们希望厂家给一个说法。

与张渚、王君等经销商相比,在济南已经代理销售力帆汽车4年的刘永(化名)更是有苦难言。“今年年初力帆已经确认了我的退网申请,流程也已经走完,前几天他们财务部门突然通知我,公司账面上暂时没钱。”据刘永透露,力帆还欠自己38万元的保证金和车辆返利钱。

从力帆股份(601777,SH)业绩报表来看,力帆汽车确实资金链比较紧张。2016-2018年,力帆股份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为负,最高亏损额约26.13亿元。

在力帆股份2019年一季度报中的主要财务数据一栏,营业收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等财务指标被纷纷被划上“-”。其中,力帆股份一季度营业收入约22.47亿元,同比降低31.0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约-9720.48万元,同比下滑257.56%。

就在同天力帆股份公布的2018年年报中,负号再次密集出现,多个重要财务指标再次亮起“红灯”。其中,力帆股份2018年营业收入约110.13亿元,同比下降12.6%;总资产约279.05亿元,同比下滑7.0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21.5亿元,同比下滑1047.68%。

事实上,为了避免被ST,力帆股份曾在去年连续两次变卖资产。除了将原15万辆乘用车项目的生产基地以约33.15亿元的价格出售给了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整治中心外,力帆股份还在去年12月,将旗下子公司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100%股权以人民币6.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车和家。

终端市场、资本市场的接连失利,迫使力帆尽快想办法摆脱现状。

“风”在哪?

力帆汽车似乎从来都是踩着点在追风口,但始终表现得力不从心。

且不往远了说,就说说这些年力帆花重金布局的新能源汽车。2018年,力帆新能源汽车销量仅为1.02万辆。这一数字,还比不上一家新造车企业的年销量。

无奈之下,力帆又将目标锁定为时下正热的“氢燃料汽车”,可惜这更像是一个噱头。力帆股份前脚对外透露将代工生产氢燃料汽车,后脚就收到上交所下发的问询函。

“拷问”后,力帆招架不住了,称氢能汽车在能否申请进入国家氢能乘用车公示目录、能否达到量产状态等方面尚存在一定不确定因素。同时还不忘打上一剂“预防针”,称“预计氢燃料电动汽车从开发到量产需要新增投资1.2亿-1.5亿元”。

随即,力帆股份就在资本市场上演股价大跳水。4月23日,力帆股份一改前五个交易日的涨停局面,连续3个交易日股价下滑幅度超过6%。

不过,从力帆股份义无反顾布局氢燃料汽车的举动来看,仍未放弃之前的新能源汽车计划。这也是一直钟意于跨界、多元化路子的尹明善,最想实现的愿望。

2000年以来,在力帆创始人、原董事长尹明善的带领下,力帆股份对足球、酒业、防盗门、矿泉水以及信息设备制造等行业轮番涉足。但自从2015年力帆股份发布总额52亿元的“史上最大”增资方案,希望借此转向新能源汽车领域后,尹明善对新能源汽车就越来越痴迷。

2017年初,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甚至突然将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90%的股权出售给武汉当代科技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仅保留10%股权。彼时,有观点认为,力帆控股之所以出售力帆足球,意在转战新能源汽车。

根据力帆股份财报,力帆控股在2009年净利润开始超过3亿元,2010年时的净利润达到4.4亿元,此后力帆控股的净利润一直在3亿元到4亿元之间徘徊。2015年,由于在新能源等领域的投入增加,力帆控股的净利润缩减至1.1亿元。

尹明善的新能源汽车梦,也延续至这次布局的氢燃料汽车。不过,今日的力帆已经与当时立下进军新能源汽车豪言壮志时的力帆,不可同日而语。这让人不禁想问,在实现这个梦想之前,力帆还能等到“风”来吗?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v_luciap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
      您的位置 | 进入本地首页

      全国城市列表

      • 按拼音
      • 按省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