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障碍说明

车圈 | 分析:戈恩如何逃离日本成为全球最著名的逃犯

[摘要]一名前美国陆军“绿色贝雷帽”的军人和一名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老兵,在日本警方的眼皮底下帮助戈恩逃离东京抵达贝鲁特。

据《汽车新闻》报道,卡洛斯·戈恩去年平安夜获得与妻子卡罗尔通话的机会,这也是这对夫妻自2019年4月以来进行的第二次通话。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里,戈恩经历了四次逮捕、100多天的单独监禁、没完没了的审讯,以及保释后的24小时不间断的监视。

这位日产和雷诺前任掌门人被迫承受了许多羞辱,甚至与妻子通话都需要得到法院的批准。日本检方认为,戈恩的妻子在他被指控的一系列金融犯罪中涉嫌同谋。

去年4月,卡罗尔在戈恩因第四次指控被拘留后匆忙离开了日本,并在去年的大部分时间里为自己的丈夫不懈地游说。她在去年11月接受彭博电视台采访谈到指控戈恩的人士时直言:“他们毁了我们的生活,并给我们留下了永远的伤痕,而这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一年。”

车圈 | 分析:戈恩如何逃离日本成为全球最著名的逃犯

据悉,戈恩和卡罗尔被允许的通话时间为一个小时。戈恩的一名律师在自己的博客上曾提及这一次通话,据说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位已下台的日产前高管用一句简单的“我爱你,哈比比”来结束通话。

戈恩在平安夜通话后的第二天得知,第二次审判可能要推至2021年4月,这意味着自己面临的法庭强制隔离时间要延长一年甚至更久。雪上加霜的是,戈恩的孩子也成了调查人员的目标。

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日本检方对戈恩的儿子安东尼以及他的一个女儿进行了讯问。安东尼被卷入检方正在调查的一些交易,由于担心被捕,他甚至不能探望自己的父亲。

脱罪前景渺茫

戈恩在日本证明自己无罪的希望渺茫。日本检方在这类案件中胜诉的概率高达99%以上,并享有广泛的诉讼优势。戈恩或将面临10年以上的监狱生涯,而日产的全面合作也令日本检方比以往更有优势。

日产一再明确表示决心要让戈恩被定罪,并为检方提供大量的文件和调查协助。戈恩拥有巴西、法国和黎巴嫩公民身份,并向这三个国家寻求外交援助,但只有黎巴嫩对此表现出明显的热情,尽管该国的努力尚未取得多大进展。

然而,戈恩还有另一种选择—这是一场孤注一掷的游戏,经过数月的筹划,如果一切顺利,他可能会获得自由;一旦出现差错,戈恩或将把自己直接送进东京中心监狱的牢房。

在中东,一名前美国陆军“绿色贝雷帽”的军人和一名2003年伊拉克战争的老兵正在准备一项大胆的计划,在日本警方的眼皮底下帮助戈恩逃离东京抵达贝鲁特。戈恩童年的大部分时光都在这里度过,贝鲁特也是黎巴嫩的首都。因为在商业领域的成功,戈恩在这里被一些人认为是一个民族英雄。

从表面上看,这是个荒谬的想法。虽然戈恩的保释条款不包括佩戴脚链或其他电子追踪器,但他的行动受到密切监视。在东京繁忙的六本木社区,戈恩住所的门口被检方安装了摄像头。在东京出行时,戈恩的身后总是有一群便衣特工在跟踪。

戈恩的面部特征非常明显,即使作为普通人也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与此同时,这20年的企业名人经历也意味着戈恩可能是日本最知名的外国人。换句话说,戈恩在东京登机不被发现的可能性极小。

逃脱监事

不过,机会依然存在。新年通常日本是一年中最长的假期,在这段时间里,政府机关可能会放假一周以上,即使是最无情的检察官和警探也会抽出时间与家人团聚。

此外,戈恩至少可以避开一些监视:他的律师最近威胁要对日产雇佣跟踪戈恩的一家私营保安公司提起诉讼,指责该公司非法侵犯了戈恩的权利。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该公司的代理人至少暂时因此退却了。

如果戈恩想要逃离日本,当前正是一个好时机,但他需要帮助。

私人保安承包商迈克尔·泰勒进入了戈恩的视线。泰勒为权贵和企业提供安保服务,秘密帮助美国政府调查犯罪,并承认自己触犯过法律。他是美国陆军精英特种部队 “绿色贝雷帽”的一名老兵。

1994年,泰勒创建美国国际安保公司,这是一家位于波士顿地区的承包商,为石油钻探作业和企业高管提供安全保障。泰勒还曾受雇于《纽约时报》,负责营救2008年在阿富汗被绑架的记者戴维·罗德。

据报道,泰勒还曾为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美国缉毒局和其他联邦机构做过卧底。

泰勒的职业生涯在2007年迅速发展,当时他的公司拿到了美国五角大楼的合同,获得5400万美元拨款用于训练阿富汗特种部队。但在2012年,他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转变。泰勒在犹他州被一名联邦调查局特工起诉,罪名是密谋阻挠有关阿富汗合同涉嫌欺诈的调查。

泰勒最终承认两项欺诈指控,并被判处两年徒刑,这不是泰勒第一次认罪。早在1997年,泰勒还曾在马萨诸塞州承认两项轻罪指控,这两项指控与警方在他受雇的一宗国内案件中提交的报告有关。

泰勒多年来的大部分工作都与黎巴嫩有关。尽管出生于斯塔顿岛,高中毕业于马萨诸塞州,但多年来,泰勒与戈恩的祖国建立了深厚的联系。他在黎巴嫩内战期间被派往贝鲁特,开启了所谓的“黎巴嫩基督教社区的终身关系” ,而戈恩是这个社区的杰出成员。

在戈恩的行动中,泰勒有一个搭档,即黎巴嫩籍男子乔治·安托万·扎耶克。根据美国的公开记录,扎耶克似乎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就与泰勒以及他的公司有联系。然而,根据扎耶克兄弟的说法,扎耶克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之初离开了黎巴嫩,当时他才开始在那里的一家私营保安公司工作。对此,泰勒和扎耶克均拒绝置评。

逃离运作

去年12月29日上午,泰勒和扎耶克乘坐庞巴迪全球特快飞机抵达关西国际机场的私人飞机航站楼。据知情人士透露,飞机上还有两个大黑箱子。

当天晚些时候,根据日本媒体报道的安全监控录像,戈恩带着帽子和口罩走出了大门。据日本NTV电视台报道,当地时间下午4点30分左右,戈恩乘坐子弹头列车从东京的品川站前往大阪,然后打车前往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

当天晚上,同一架庞巴迪飞机从关西起飞,飞往伊斯坦布尔。据一位熟悉此次航班调查情况的人士透露,调查小组认为直接飞往贝鲁特会引起太多怀疑。

私人航站楼的出境旅客同样需要检查护照。据知情人士透露,在这班飞机离境前海关和移民官员也在场,但戈恩不是作为乘客登机的。显然,他被当成了货物藏进了其中的一个大黑箱子。知情人士表示,这个箱子太大了,以至于无法通过机场的X光检测仪。机场未发现明显异常,到晚上11点10分,这架飞机已经起飞。

从大阪飞抵伊斯坦布尔阿塔图尔克机场需要12个多小时。运送戈恩的路线经过了周密的选择。这架飞机从大阪飞往西北偏北,避开与日本有引渡协议的韩国,然后进入俄罗斯领空。这不是一条最直接的航线,穿越中国、蒙古和哈萨克斯坦也许更能缩短行程,但戈恩一直在俄罗斯上空飞行。

他在这个国家拥有相当多的人脉关系,这与戈恩曾拯救该国陷入困境的汽车制造商AvtoVAZ有关,该公司现已成为雷诺-日产联盟的一份子。如果日本政府要求这架飞机停飞,戈恩可能希望得到俄罗斯方面的同情。

日本当局似乎对此一无所知。戈恩乘坐的这架庞巴迪飞机于当地时间12月30日凌晨5点30分左右在伊斯坦布尔着陆。当地时间12月30日。在阿塔图尔克机场换乘可能会让戈恩再次被发现。据一名土耳其官员透露,戈恩依然隐匿在箱子里登上第二架庞巴迪短程飞机飞往贝鲁特。

戈恩成功抵达贝鲁特,不必再隐瞒自己的身份。虽然戈恩上交了旅行证件作为保释的条件,但他有两本法国护照,这是一种罕见的特权,授予那些因工作需要在旅行的同时还需要提交护照申请签证的人士。

根据保释条款,戈恩的第二本护照被封存在一个塑料箱子里,只有他的律师才知道密码。但有知情人士透露,这个箱子不是特别坚固,使用锤子或其他工具并不难打开。于是,戈恩持法国护照,合法进入黎巴嫩。

新年庆祝活动

戈恩着陆时,他的妻子卡罗尔正在探望自己的家人。卡罗尔随后冲过去迎接戈恩,紧紧地拥抱彼此,然后与几个朋友一起吃晚餐。一张照片显示他们坐在一起分享红酒和香槟,有那么一瞬间看起来就像一对正常的夫妻有着正常的忧虑一般。

戈恩逃脱的消息在12月31日传出后,就连他最亲密的顾问也措手不及。戈恩的日本律师表示对逃离计划一无所知。其首席律师Junichiro Hironaka在临时新闻发布会上直言自己正“不知所措”。

戈恩在纽约“白鞋”律师事务所Paul weiss的美国代表也同样被蒙在鼓里。事发后,同时被拘留的日产前高管格雷格·凯利被禁止在审判前离开日本。

由于戈恩潜逃的细节并未曝光,全球各地的媒体开始进行稀奇古怪的推测。戈恩在招待一个黎巴嫩音乐家剧团的假日音乐会之后伪装成一件大型乐器离开东京住所,竟然成为最广为流传的说法。

戈恩的公关机构对大部分的猜测不予置评。

卡罗尔·戈恩与其家人帮助戈恩策划越狱计划的报道不断增加,如果情况属实,他们可能会在日本或其他地方面临刑事指控。戈恩在本月2日发布声明表示,是他自己安排了逃脱计划,与其家人无关。然而在通讯一直受到监控的情况下,这有点难以实现。

即使果真如此,戈恩在逃离日本过程中显然得到很多个人的帮助,而这些人现在可能面临严重的法律后果。土耳其当局迅速拘留了含4名飞行员在内的7名与航班有关的人,其中大部分人仍在羁押候审。

飞机租赁公司MNG Jet HAVacilik AS也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一名员工伪造记录,以掩盖他们正在运送一名逃犯的事实。

与此同时,日本司法大臣宣布开始对戈恩的越狱行动展开调查,任何帮助戈恩潜逃的人都有可能受到指控。

虽然从政策上讲,黎巴嫩是一个拒绝将其公民引渡到国外受审的国家,但戈恩有可能会无限期滞留该国。日本要求国际刑警对戈恩发布“红色通缉令”,通知其他执法机构日本认定他是逃犯。未来一段时间内,可以想见戈恩作为企业精英环游世界的生活已经结束。

流亡生涯?

长期的逃亡生活并不容易,但也并非没有可能。《罗斯玛丽的婴儿》导演罗曼·波兰斯基在1978年因一桩未成年人性侵案逃离美国,此后一直公开生活在欧洲,并受到法国禁止引渡公民的类似政策的保护。波兰斯基迄今仍然是一位颇有争议的著名电影制作人。如果仅是如此似乎并不能为戈恩带去他最为渴望的合法辩护。

戈恩在贝鲁特的律师卡洛斯·阿布·贾乌德表示,他们打算提议就日方指控在黎巴嫩进行审判,这需要东京检方提供调查档案,以便贝鲁特检方提起诉讼。这样前所未有的安排对日本政府来说将非常尴尬:同意这这样的安排就等于承认无法让戈恩再回来。

与此同时,日本检方肯定会认为黎巴嫩的审判偏向被告。戈恩是黎巴嫩最著名的公民之一,甚至登上了当地的邮票,很难想象还有比这里更友好的审判场所。

戈恩当时正因四项指控在日本等待审判,其中两项指控戈恩在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涉嫌虚报薪酬,另外两项则是“背信罪”。日本检方指控戈恩利用日产的资源谋取私利。

戈恩从一开始就否认犯有不法行为,并宣称检方的指控不过是一场政治报复的结果,而这场非法的报复行动目的是为了阻止自己把日产和雷诺更紧密地整合在一起。

据知情人士透露,戈恩计划利用自己的自由抨击日本法律体系,并尽一切努力公开诋毁这些指控。据悉,戈恩将于本周三在贝鲁特举行记者招待会。

在整个职业生涯中,戈恩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独一无二的人物。他是全球最大的汽车集团之一的幕后推手,也是唯一有能力把这个集团整合在一起的人。近年来,他明显处于传统模式,为一项最终将日产和雷诺合并到一个公司旗下的交易做准备。

如果把竞争对手菲亚特-克莱斯勒纳入联盟的计划得以实现,戈恩或许会创建全球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很有可能被业界推崇为一名具有商业远见并重塑汽车行业的商业领袖,与李·艾柯卡、杰克·韦尔奇或戈登·摩尔一般。

然而,在可预见的未来,他将首先被认为是一名不受欢迎的逃犯。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责任编辑:rolandweng
收藏本文

相关搜索:

为你推荐

汽车视频

访问购车通小程序
      收起